第21章 雀登枝(十八)_(快穿)强制沦陷
笔趣阁 > (快穿)强制沦陷 > 第21章 雀登枝(十八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1章 雀登枝(十八)

  叶芩不待她回答,按着她的手轻巧地把皮带扣打开。

  苏倾与他贴得紧,骤然感觉到了他的变化,惊得挣动了一下。叶芩迅速抽着皮带,膝盖一抬,形成个斜面,苏倾又往前滑了一步,两手抵着他胸膛,脖子全红了。

  十个指头蚂蚁似的在他心口舞蹈,苏倾还没反应过来,一双手腕就让皮带利落地圈圈缠上了,他脸上一点情欲没露,动作却已濒临失控了“你既信我,怎么不信到底”

  苏倾看着自己并在一起的手,捆螃蟹似的让皮带捆起来,下面一端垂着圆形的金属扣子来回摆动,像是给猫玩的毛线球。

  那毛线球马上荡了起来,因为他一手搂着她的腰,忽然站起来,苏倾低着头,他也执著地低头去找她的脸,利落的黑色发茬下,脖颈流畅地没入衣领,背上一对蝴蝶骨将衣服撑起来“谁家娶姨太太,八抬大轿往进家里抬”

  苏倾双手困在胸前,只能靠他托着维持平衡,悬空的瞬间,背上冷汗都出来了,一双腿下意识地夹紧了他的腰。

  她知道不雅,急得要哭,赶紧又把腿放下,心在嗓子眼里狂跳,连他说什么都没空细想。

  叶芩躁得不可收拾,迅速转身,把她原样放回床沿,落下去的时候,她的鞋子都掉了一只。

  苏倾乌黑的眼睛往上看,与他对上了,皮带扣在空里荡得人心烦,他一把抓住,俯下身,猫一样冷淡的眼睛看着她“不许跑了。”

  他外套都没顾得上穿,就匆匆出门。

  贾三正倚着楼梯扶手看女仆收拾房间,顺便注意着苏倾房里的动静。

  本来他以为今晚没戏了,谁知过了九点钟,少奶奶又把他家少爷叫进去了。

  他以为这下有戏了,可才过了十分钟,叶芩就自己出来了,步子没章法,但是急,掠过贾三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都能被带着打个转儿。

  然后他发现,叶芩总是利落扎在裤腰里的衬衣下摆竟然拉出来了,懒洋洋地搭在裤子上面,他伸手猛地把窗户推到最大,一股风呼地卷进屋子里。

  叶芩倚在墙壁拐角,几乎把自己嵌进墙里去,叼着细长的烟,眼睫垂下来,拇指摩挲着那支滚轮式火机,啪嗒地一打,火星就让风给卷熄了。他竟也耐心,反复许多次,好像是在无意识地拿它玩儿。

  贾三看清他的神色,觉得有些吃惊。叶芩五官锋利,冰雪刻出来的冷和硬,他城府深,一直是个心里有数的人,从军以后,更不容许自己不清醒,走到哪里都绷得像一杆旗。

  不过此刻他靠在墙壁上点烟的时候,几根发丝让风吹得乱飞,他仰脸迎着风,贾三发觉他自持的那股劲儿全散了,比红房子里玩到黎明的那群兵还散,何止是散,简直是意乱神迷。

  苏倾坐在床沿上,拿着捆在一起的手,弯腰小心地够那双鞋子。

  她视野里看到一双锃亮的军靴进了,手让人捉住,叶芩蹲着,静静地给她松开,皮带一甩,顺手挂在肩上。

  他微凉的手指碰到她裸露的脚踝,苏倾缩了一下,让他一把抓了回来,利落地把小猫跟穿好。

  苏倾看着他的发顶,发胶梳过的头发又黑又硬,泛着点亮光“你刚说的是什么意思”

  叶芩反手把妆台前的凳子拉过来,跟她面对面坐,是个不常见的严肃姿态。

  他看着她,默了一下才说话“苏倾,你可能姓林,也可能不姓,但十天以后,不管怎样,你都必须姓林。”

  苏倾这样聪明,只怔了一下就明白了,只是她不太敢相信,嘴唇仍是紧张地绷着“林小姐”

  叶芩定定瞧着她,瞳孔透亮“嗯。”

  苏倾出了一身冷汗,不知是惊讶事情峰回路转,还是不安,她想起女仆们迟疑的表情,还有贾三那句“少奶奶”,原来这屋里的人除了她都知道,叶芩娶的只有一个林小姐。

  骤然的松弛,弄得她的黑眼睛里有些茫然了“怎么会是我呢”

  想了这么久的林小姐,在脑海里勾了出她白天鹅一样的脖子,三小姐一样妩媚的短发,笑起来一口白牙齿,能把叶芩也暖化的人,一定是顶顶闪光的,可这个清晰的剪影,慢慢融化成一摊稀软的泡沫,又化作水,倒映出她的脸,只剩下她和迷茫的自己对望着。

  这个灰房子,玫瑰红的床和趴着的小猫儿是她的,原本就是给她的。

  “你既不姓苏,为什么不可能姓林。”他手上玩着那皮带扣,解开了又扣上。一声声地清脆的响,“林小姐还是苏小姐,搞不清也没什么干系。”

  皮带扣悬在他手里荡一荡,他看着她,眼里含着一点恨恨的作弄,“还玩不玩,叶太太”

  苏倾的腿悬在床边荡着,通红着脸说“不玩了。”

  这夜长得漫无边际。

  苏倾抱膝坐成一团,陷在大红色的床里,柔软的丝绸睡衣盖在脚背上,洗过以后有些湿的头发,掩住了雪白的脊背。

  叶芩背对她坐着,单手解衣服纽扣,听见苏倾用细细的声音问他“那我们还过不过新婚之夜”

  他的手指一顿,没作声。

  等他换好衣服,回过头来,苏倾一双细长的手臂还抱着膝盖,下巴抵在膝盖上,乌黑眼睛安静地看着他,好像在耐心地等。

  叶芩不能看她的眼睛,只垂眸看着她半露出来的莹润的脚趾,踩在大红色床单上。

  “你想过那你过来亲我一下。”

  说完这话,他自己耳根子先热了,撑着床凑过去,嗅她脖子间的味道,半干的头发味道很淡,他却觉得香得的似开得冒热气的鲜花。

  他的鼻尖碰到她,苏倾好像是怕,呼吸猛地停顿了,他伸手往她肩头一推,就把她摊平推倒了。

  她背后枕着微卷的发丝,睫毛下眼睛乌黑,倒映出两朵明亮的顶灯,迷蒙又剔透。

  他的手从她脸上虚虚抚过,掠过胸口的荷叶褶,往下极慢地划过去,有几下勾住了她的衣裳。

  苏倾闭着眼睛,睫毛一直颤着,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,他的手像不怀好意的小虫,她越害怕它出其不意地爬,越是敏锐地等,轻微的触碰,变成浑身上下的战栗。不用喝酒,她就已软得陷进床里去了。

  她闭着眼,叶芩才敢放纵地欣赏她,恶劣地再划一遍“叶太太,巴巴地想给人当姨太太。”

  苏倾睁眼,红着脸想辩解什么,他蓦地俯身下来,咬在她浮雪似的耳垂上。

  身下的人猛地颤抖了一下,好像要跳起来了,可是他把她箍紧了,手从她脸上滑过去,到了脖颈一下一下地轻按,指腹所到之处这样的软,一朵接一朵红云绽开在他指下。

  苏倾眼前模糊一片,好半天才回了神,因为叶芩停止撩动她了,他撑着床,琥珀似的眸子似乎在嘲笑着她“今天先饶你一天。”

  “知道为什么”他见她不搭话,故意往她脸上一下下轻点,大人给小孩做,是“不知羞”的意思,偏他做出来,带着点轻佻的缠绵,“碰你哪里,哪里就红一片,怕你受不住。”

  苏倾的脑子轰地沸腾了,好像要从两只耳朵里冒出滚烫的水汽。他说出来的话不加掩饰,就像刀片反刮木板,一下一下的,把她的心起得全是毛边儿。

  叶芩仔细端详着她,目光有些迷离了,好像想给自己要找补偿似的,脸贴下来,吻上她的嘴唇。

  柔软的,唇齿相依,尝过就舍不得放开。

  叶芩睡着气息很浅,像只安静的猫,苏倾只与他埃住一点,睁着眼睛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。

  小时候,府里得了一罐巴蜀辣椒,大家瞧着新鲜,都想尝尝。娘说,空着肚子吃,吃了伤胃更烧心。有一回她与五妹打赌输了,半夜去厨房偷吃了一大勺辣椒,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才明白烧心是什么滋味好像心口燃着一团火,不得安宁。

  她今夜没吃辣椒,怎么却觉得烧心了

  叶芩也只是假寐,觉察她轻手轻脚地坐起来,就在黑暗里悄悄睁眼看。苏倾坐起来小小一团,略微凌乱的长发垂在身前,一个迷糊又妩媚的侧影,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揉了揉他的膝盖,又往下摸到了小腿,好像在低着脸认真地检查。

  他心想,这么黑,她看得见什么呢

  她是不是想问,腿好了吗。

  好了,早就好了。若不赶紧好,怎么站着娶你呢

  苏倾悄无声息地触碰着他,最后把脸轻轻贴在他的膝盖上,她的脸颊是温热的。

  他不用看,脑海中就已经构出这幅画面。因为他见过,在溪边,苏倾搂着大黄狗的时候,手臂绕着它,从底下揉揉它的肚子。狗在夏天惬意地吐着舌头,她就像个小孩似的,把脸贴着它毛茸茸的脑袋。

  贴着,就是亲近和喜欢的意思。

  苏倾贴了一会儿,心满意足地放开,认认真真地给他腿上盖好被子。

  叶芩坐起来,猛地从背后把她环住,嘴唇贴着她温热的后颈吻上去。苏倾好像惊了一下,瞬间软在他怀里,他吻了一会儿才觉出不对,因为她细细的手指一直掰他的胳膊,挣扎得厉害了,指甲把他小臂上挠出几道印子。他低头看她的脸,苏倾靠在他怀里喘着,黑眼睛里好似结了一层迷蒙的水雾。

  他惊奇地默了一下,指头照着她后颈上细嫩的皮肤摩挲着,咬着她的耳朵笑“小猫的这里是最没感觉的,母猫时常咬着到处跑,你怎么不一样”

  苏倾顾不得什么母猫小猫,只觉得自己难受得受不住,紧紧攥住他的手指不让他动。

  叶芩说“好了,不摸了。”

  他声音都有些哑了,在前兜里一捞,手指绕着细细的金属链子,挂出一只怀表来。夜里黑,他一手搂着苏倾不放,好半天才看清时间,原来不过三更。

  他觉得自己好笑,语气里就带了点笑意“哦,一天还没到。”

  苏倾问“你是不是后悔”

  叶芩说“嗯。”

  但他只是亲了亲她的头发,就把她带倒躺下,连被子一起推到一边,很轻地说“我答应你的话,永远不反悔。”

  苏倾起床的时候,叶芩已走了,他简直就像古代的皇帝,天不亮就得上朝去。早晨的太阳光透过白纱窗帘洒在床上,把床晒成明丽的橘红色。

  女仆敲门进来,手里拿了枝新鲜玫瑰花,要往衣柜里放,苏倾问她做什么,女仆说“将军交代了,每天都要换一支新的,这柜子要永远有香味。”

  苏倾指指妆台上的玻璃杯“放在那里吧。”

  女仆走近了,昨天的玫瑰花还浓烈地开着,她看到这是给苏倾准备的水杯,吃了一惊“太太,那您拿什么喝水呀。”

  苏倾笑着说“拿碗吧。”

  她穿睡衣坐在床上,脚还赤着,没睡醒的烂漫,眼睛里也带着笑,露出一排白牙齿,沐浴在阳光里,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。

  叶芩走了,但贾三留在屋里,陪她吃早餐。

  “少奶奶,您知道少爷是怎么给您找着爹的吗”

  苏倾搁下勺静静地看着她,贾三最喜欢跟苏倾说话,因为无论他说什么废话,她都会认认真真地听。

  于是他笑出了两颗虎牙“也是碰的。”

  “少爷刚起势那会儿,姓林的看上了他,想拿联姻跟少爷谈合作。少爷不答应,他干脆办场舞会,把我们骗过去,再把他女儿叫来真狠呐,那小丫头毛都没齐全,一张嘴还一口鸟语。我想这事儿没谱,谁知少爷转天应了,我问他为啥,他说那丫头跟您有五分像。我仔细一想,倒还是真有点像。”

  “姓林的以为这事儿妥了,乐得跟什么似的,可少爷跟他说,要娶的是他家大小姐。原来林家早年逃难的时候遗过一个挺小的女孩儿,再也没找着,想来不是让乱枪打死,就是给野兽叼去了。那是林太太头一个孩子,她受不了,很快生病死了,所以林先生从来不提大小姐,当时少爷把生辰八字一报,他都惊呆了。”

  苏倾的睫毛轻轻眨动着。

  “姓林的心眼儿多,他怕少爷摸清了他家底细,编瞎话骗他,故意使缓兵之计,就跟我们约好,先定姻亲,他要来旻镇见了你,才许你们成婚。如果来了发现不是,少爷就必须娶他家那个满嘴鸟语的小丫头,少爷也应了。”

  贾三叹了口气,一双筷子使劲戳着碗里的粥“最近风声紧,林先生让人盯着,困在平京过不来,谁知道少爷就这么着急,十几天都等不了,硬要现在成亲,不知道林先生过来了,得闹成什么光景。”

  他见苏倾眼里满是愧疚,忙道“少奶奶,小的不是怪您您放心,只要少爷说您是林小姐,您就是林小姐,姓林的不敢说半个不字,千万别害怕。”

  他的声音又放轻了“少奶奶,您别怪我们瞒您,这认爹娘祖宗的大事儿,还是得谨慎些,万一给了您希望,让您盼了十几天,见了面又说不是,您心里得多伤心呐。”

  苏倾把头发别到耳朵后面,低着头微笑,轻轻地说“我不怪你们。”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