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秘境春色_邪器
笔趣阁 > 邪器 > 第四章 秘境春色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章 秘境春色

  在不知不觉,张阳与水莲越坐越近,张阳更试探着握住水莲的手腕,而水莲只是略微扭动一下腰肢,并没有反感的动作。9g-ia

  张阳暗自得意一笑,第一次感觉到女人身份的好处,他一边继续扮演着心理医生,一边更加自然地接近着水莲的心灵。

  “夫人,如你不介意,我可以叫你姐姐吗?”

  “红玉姑娘,你如今已是名震天下的新秀高手,是我高攀不起。”

  “姐姐,我算什么高手呀?那只是运气好!你就叫我妹妹吧。你不觉得咱们一见如故吗?”

  张阳张大双目,摇晃着水莲那滑如凝脂的玉臂。

  莫名的亲近感再次影响水莲的思绪,她不由自主地点头回应道:“是呀,我也觉得与妹妹一见投缘,好像咱们早就认识一样。”

  “说不定咱们上辈子就是姐妹呢!而且还是亲姐妹。嘻嘻……”

  张阳顺势依靠在水莲身上,青石很大,但两人却紧紧地挤在一起,“少女”的手肘已经压在少妇的上。

  一股灼热立刻透衣而入,令水莲感觉一颤,心房顿时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,她禁不住美臀一挪,离开“红玉”的手肘。

  “姐姐小心,你要掉下去了。”

  水莲其实只是挪到青石边缘,张阳却用力一拉,水莲立刻倒入他的怀抱,那对饱满的立刻贴在张阳的心窝上。

  水莲很不适应这种亲密,挣扎着坐正身子。

  不待水莲理清思绪,张阳抢先说道:“姐姐,要治好姐夫的心病,你先要疏散心结,只有你心灵愉悦了,才能帮助病人除去心魔。”

  “红玉”那“姐夫”两个字说得虽然丝毫没有感情,却令水莲心房感到更加温暖,觉得“红玉”全是在为她着想。

  面对专家的意见,水莲自然不可能反对,随即叹息道:“妹妹,我明白你说的道理。可是如今情形,你让姐姐怎么能真正笑出声来?”

  “好姐姐,只要你想笑,一定能开心地笑出来。”

  张阳又用上心理学招式,故作神秘地道:“想让身体放松的办法有很多,比如做一些自己擅长的事情、喜欢的事情,甚至是在这水潭里泡一泡,心情肯定会愉悦许多。”

  “啊!在这里洗澡?那怎么行!”

  水莲丰润的玉脸倏地红到耳根,毕竟在户外洗浴这种事她连想也没有想过。

  “好姐姐,又不是要你脱光。嘻嘻,这是在治病,与吃药是同一个道理。你不想早日治好姐夫的心病吗?”

  “当然想了,可是……万一被人看到,那……”

  在不知不觉间,在邪器一番胡言乱语之下,水莲竟然变成病人的身份,而且她自己还很认同。

  “姐姐,你其实心中郁结已深,再不治疗,不说姐夫会走火入魔,连你也会心病爆。”

  水莲自然知道自己的心事,禁不住又低沉叹息一声,她已经相信“红玉”的诊断,不过要她在光天化日下沐浴,她还是战胜不了女人的矜持。

  “妹妹,不可以在房里洗澡吗?”

  “唉,姐姐,我要的是你打破心防的勇气,有了勇气,你自然就不会再郁结了。”

  张阳挥手一指,声调充满诱惑的力量建议道:“这样吧,我去谷口守着,你再布下结界,何况所有人现在都在山顶,不会有人来的。”

  “那……我……”

  水莲颤抖着朱唇,理智在挣扎着,可一抹勇敢的光华逐渐浮现在眼底。

  嘿嘿……要成功了,马上就要成功了!张阳心窝一阵激动,只要水莲下水,他自然会有借口一起沐浴,至于接下来,自然是调戏端庄的春色大戏了!

  征服的冲动令张阳双目一亮,差一点原形毕露;而水莲则丝毫没有警觉,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  就在这时,金光焦急的呼唤声从谷口传来:“夫人,你在哪里?是我错了,你别怪为夫!”

  啊,金光来了!他怎么在这种时候来了?修他老母的!邪器的得意瞬间化为郁闷,他终于感受到妖灵的狡猾,妖灵在选择宿主时,岂会是无的放矢?

  水莲听到金光痛苦愧疚的声音,泪花立刻又盈满眼眶,不过却是欢喜之泪,她只需丈夫一句简单呼唤,就能忘却先前所有的悲伤。9g-ia

  眼看水莲要冲向谷口,张阳可不想功亏一篑,在电光石火间,他悄然伸指一弹,一块石子滚到水莲的脚下。

  此时,水莲激动不已,哪有心情关注脚下情形?她脚底一滑,身子立刻向后栽倒。

  修真高手远比常人反应敏捷,水莲更不会这样就跌倒在地,不料张阳却抢先扑上去,“好心”地凌空抱住她。

  “扑通”一声,水莲反而被张阳的惯性冲倒了,两人搂抱着在草地上滚好几圈,远远看去很像在偷情。

  就在这时,金光冲过谷口,正好看到这令人想入非非的一幕。

  怒火猛然涌入脑海,金光扬手就亮出飞剑,道:“贱人,你……咦?”

  飞剑一顿,金光看清“红玉”面容,抱着他妻子的竟然是一个女人,那自然不是在偷情。

  一切生得无比突然也无比快,水莲还未从翻滚中回过神来,“红玉”突然抬起头来,嘴唇一动,声音在灵力包裹下“飕”的一声钻入金光的耳中。

  “你老婆的味道真香,她是本少爷的了。嘿嘿……”

  “轰”的一声,金光脑中一震,瞬间一片空白,心想:男人的声音?这是男人的声音!这是一个男人,妻子竟然与男人抱在一起!吼—“狗男女,去死吧!”

  金光是真的走火入魔了。他本就承受不了失败的打击,如今又遇上水莲红杏出墙,一向自视甚高的五行山大弟子怎能承受得了?

  一声嘶吼,金光用尽全身之力,使着飞剑恶狠狠地刺向张阳,也刺向水莲。

  “相公,你!”

  水莲呆呆地看着飞剑刺来,完全不敢置信。

  “姐姐小心!”

  张阳绝对有能力将金光的剑芒打飞,但他却故意慢了半秒,这才飞身一扑从死神手中将水莲救回来,而他的手臂则被飞剑划出一个大口子。

  邪器少年抱着水莲又在草地上滚动两圈,而他的鲜血在染红水莲衣襟同时,魔音又钻入金光的耳中:“嗯,好柔软的呀!我今晚要好好吸个够。”

  “狗男女!狗男女!我杀死你们!杀死你们!”

  金光扬手接住倒飞而回的飞剑,紧接着连人带剑扑上去,剑气虽然疯狂却毫无章法。

  “相公,不要误会!啊!”

  水莲的呼喊完全没有作用,如果不是张阳再次抱着她闪避,她定然已经被劈成两半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,草地硬生生被金光的剑气分成两半。

  在烟尘飞溅中,张阳凝声道:“姐姐,姐夫要彻底走火入魔了!快制住他,我有办法救他一命。”

  在慌乱之下,水莲完全失去主意,下意识按照张阳的指示,一剑挡住金光的杀招。

  “贱人,你敢谋杀亲夫——”

  瞬间,金光血丝密布的眼珠暴凸出来,“砰”的一声,他束金冠被怒火气劲炸成碎片,紧接着身形一僵,在原地变成一尊泥塑木雕般的怒目金刚。

  张阳从金光的身后闪现而出,呼出一口气后,才小心翼翼地把金针从金光的身上。

  “姐姐,你帮我护法,我立刻用金针化解姐夫体内的戾气。”

  话音未落,邪器少年已经化作一股狂风,围着金光猛烈打转。

  这肯定是邪器讨好水莲的手段,但“苦学”而来的金针法诀的确有效。片刻后,暴戾之气从金光全身窍喷溅而出,接着他身子一软,就倒在水莲的怀中进入梦乡。

  水莲探了探金光的脉搏,随即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,道:“妹妹,谢谢你。啊!你受伤了!”

  “没事,一点小伤,我上点药很快就会痊愈。”

  张阳说得轻松,脸庞却带着强烈的痛楚表情,而为了让水莲心中的内疚更加强烈,他还故意暗自运劲阻止伤口太快复原。

  水莲果然中计,很愧疚地道:“妹妹,你快回去疗伤吧。金光醒了,我会叫他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  “姐姐,姐夫如果这样醒过来,一定还会再次走火入魔。【看小说就选藏家】”

  见张阳一脸沉重,水莲立刻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腕,急声道:“那怎么办?妹妹你是药神山弟子,肯定有办法的,对吧?”

  “嗯,我这金针法诀能令他安全苏醒,不过……”

  张阳面容低垂,用尽全力才抹去唇角的偷笑,随即一仰头,很凝重地道:“不过一次、两次是不行的,必须每天扎针,坚持半个月,姐夫才能恢复本性。”

  不待水莲请求,张阳神色一变,有点尴尬地继续道:“时间都不是问题,关键是扎针的时候,病人要全身脱光。姐姐,我……”

  “妹妹,你们药神山有男弟子吗?我这就去请你们宗主帮忙。”

  “药神山没有男弟子。而且就算有,这套金针法诀师娘也只传授给我与芷纤师妹。”

  张阳看了看水莲那焦急无比的玉脸,在时机成熟一刻,他目光二卖,道:“我有办法了!好姐姐,我可以私下教你这套针法。你一边学,一边帮姐夫治疗,肯定可以救治姐夫。”

  在如此情形下,水莲岂有不答应的道理?可她随即有点为难地道:“好妹妹,你也知道五行山与药神山的关系不怎么好,这事……”

  “不用告诉任何人,咱们私下做这件事就行了。我这是为了救人,师娘来日知道了也不会责怪我的。”

  张阳不给水莲考虑的时间,紧接着声调一扬,认真地道:“姐姐,咱们每夜子时在这里碰面吧!我会尽我一切努力,让你尽快学会这套针法。”

  “谢谢妹妹!”

  水莲兀自不知这是邪器设下的香艳陷阱,反而还眼含热泪,感动不已。

  张阳捂着受伤的手臂离去了,而在临走之际,他还细心的又给金光扎一针,不过当然不是怕金光死去,而是怕他提前醒过来。

  哈哈……善良的女人真是美丽的羔羊呀!太容易搞定了!邪器少年迈着得意的步伐,悠然回到山顶。

  张阳在经过紫雷山席位之时,下意识目光扫去;几乎是同一刹那,心有所感的黄灵女本能地回过头来。

  “啊!”

  张阳与黄灵女的目光在虚空中相遇,张阳露出洁白的牙齿,他笑得很善良,但黄灵女却看到一头邪恶的大色狼,她立刻惊恐地捂住小嘴,浑身猛然颤抖一下。

  即使是坐在一干姐妹中间,黄灵女也控制不了心灵的本能反应,在潜意识里,她已经忘记报仇,只想远离张阳这个可怕的存在。

  “小师妹,你怎么啦?啊,你的手好冷!”

  天灵女坐在黄灵女的身边,立刻关切地握住黄灵女的手腕。

  玄灵女与地灵女同时围过来,最为聪慧的玄灵女目光一闪,迅盯上“红玉”的背影,她指着“红玉”凝声问道:“小师妹,你是不是在害怕他?”

  黄灵女只是抬头看了“红玉”一眼,就立刻收回目光,仿佛看到恶魔般。

  黄灵女这样的神情比任何言语都更有说服力,其他三灵女不约而同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玄灵女略一犹豫,还是压低声调问道:“小师妹,狗贼又对你做了什么?你说呀!”

  黄灵女根本无法回答,她还真不好解释那奇怪的心理。

  地灵女猛然一抖衣袖,杀气腾腾地道:“不能让狗贼继续逍遥下去了!咱们也不等大师姐了,一有机会立刻动手!”

  四灵剑女的美眸同时看向主席台。

  此时,井清恬就坐在两大宗师身后,与九阳真人等老前辈并肩而坐,如此待遇对别人来说绝对是无上荣光,但四灵剑女都隐约感觉这又是一个阴谋!

  黄灵女先收回目光,心弦一跳,她不由自主地反对道:“师姐,没有大师姐,咱们不能轻易接近他,他会妖术。”

  “修真之人岂会怕邪门歪道!”

  天灵女没有完全明白黄灵女的内心,凝声安慰道:“咱们按照计划行事,出其不意一击致命。不管狗贼会什么妖术,都不可能逃得过四象剑阵的突然一击。”

  地灵女与玄灵女齐声附和,黄灵女见状再也说不出泄气的话语,而且她仔细想了想,天灵女说得很有道理,但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很危险。

  张阳还不知道四灵剑女的杀心已经到边缘,兀自得意洋洋地回想着黄灵女那可爱的惊吓表情。

  张阳刚走到药神山席位前,还未来得及与众女目光相交,结束的钟声已经敲响。

  人群四散,张阳等人回到院子后,百草夫人依然直接走进灵堂,连带着宁芷纤与海萍也不得不跟进去,就连清音也不好意思缠着张阳。

  因为深夜还有重任,所以张阳不觉得郁闷,反而脚步轻快地回到房间。

  众女不由得一愣,无论是新欢还是旧爱,都对邪器如此洒脱的背影生出无数猜想。

  回到房间的张阳并没有偷懒,而是难得认真地修炼半生不熟的金针法诀,要想完美诱骗一个大虚境界的修真美妇,他又怎能不把准备功夫做到完美的地步!

  时光一晃,夜晚悠然来到。

  张阳伸了伸懒腰,前脚刚走出房门,迎面就看到一道静静站立的身影,丰盈曲线、野性玉脸,还有那满溢而出的丝丝柔情。

  “师娘,你这是?”

  张阳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这么晚了,百草夫人还站在院门口。

  “四郎,你在生我的气吗?”

  百草夫人眺望夜空的眼睛缓缓下落,张阳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映入她幽沉的眼中。

  张阳心弦一动,突然感受到百草夫人心底的柔弱与慌乱。那是一种生恐失去重要依靠的慌乱,是心灵被男人俘虏的柔弱。

  外刚内柔的百草夫人已经完全沦陷,因此张阳稍微的异常就害得她半夜都在胡思乱想,不由自主就来到张阳的房门前。

  张阳舒展双臂,用力抱住百草夫人的身子,亲密地调笑道:“我的好师娘,你亲我一下,我就不生气了。呵呵……”

  “臭小子,想得美!”

  张阳这么不正经,百草夫人的心房反而平静下来,在邪器特有的气息笼罩下,她玉脸微微上仰,主动送上朱唇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动人的呻吟声在两唇间飘动,张阳的红舌从温柔到狂野,用力吮吸着百草夫人檀口的每一寸空间,他知道要想抚平她心底的杂念,只有一个办法——激情!

  “张阳,这么晚了,你还出去做什么?”

  不妙的预感在百草夫人的心房闪现,她一边悄然后退,一边转移张阳的注意力。

  “妖灵出现了,我正在想法子捕灵。”

  邪器揉捏百草夫人的大手果然顿了顿,不过也就顿了半秒,火热的五指紧接着又陷入乳浪中。

  “妖灵?啊,那是大事,你快去吧!不要耽搁时机。”

  “不急,还有时间。我的好师娘,让弟子好好孝敬你吧!嘿嘿……”

  百草夫人花容大变,转身要逃,却被张阳从后面搂住腰肢,那可是张阳最喜爱的姿势,九转冰火钻倏地弹立而起,狠狠地抵在百草夫人的臀沟里。

  “四郎,不要,不能这样!百草刚死,咱们不能……啊……哦!”

  百草夫人突然上身向后一仰,朱唇张大到极限,出满足而又羞急的呻吟声。

  百草夫人每说一个字,张阳的就一分,接着张阳猛然重重一挺,就此尽根她的蕾。

  百草夫人不由得心想:了!又一次了!而百草的灵堂就在不远处!呜……

  “混蛋!臭小子!你这杀千刀的!啊……”

  百草夫人顿觉全身有如火在烧,羞辱越是强烈,她骂的越是厉害,而则不停剧烈紧缩。

  “师娘,你要我抽出来吗?”

  张阳一边看着缓缓胀大百草夫人的,一边开始邪恶地刺激着她。

  “不!不要!”

  百草夫人突然感到一阵空虚,虽然被阳根塞得满满的,但花蕾深处依然弥漫着丝丝搔痒,难受得她拼命夹紧双腿,也用力收缩着完美无双的臀沟。

  百草夫人前后蜜处同时蠕动起来,尤其是如有生命般的臀浪,更是弄得张阳不禁更加兴奋,他暗自呻吟一声,随即猛然动鸳鸯戏水诀,连续九转还有冰与火的交替咆哮。

  “师娘,不要什么?你告诉我不要什么?”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“好师娘,说呀,说出来吧!不说的话,我可就……”

  “不要……抽,不要抽出去!呀一”百草夫人几番挣扎,最后还是禁不住一浪浪的冲击,又一次仰天欢鸣,若不是有幻烟暗中在帮忙,这一声惊叫肯定会炸翻整座九阳山。

  当柳飞絮不顾一切地喊出那羞人的话语一刻,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立刻轰然充斥着她的全身,也充斥着张阳的欲火心房。

  “啪……”

  张阳呼吸一重,连续大开大合地不休。

  “呃!”

  终于,邪器的死死抵在百草夫人那妻肥美无双的上,射出一波激情万丈的。

  “噢……”

  滚烫的直冲深处,百草夫人禁不住又一次朱唇大张,满足的呻吟声更加迷乱而醉人。

  百草夫人软软倒下,无意间她看到前方的灵堂,一滴羞愧的泪花不由得洒落而出,同一刹那,她的又涌出一汪春水。

  “噗滋——”

  张阳刚要结束离去,不料却被百草夫人那柔腻的重重夹了一下,他不由得立刻再次挺腰一捅,破浪分水瞬间花房……

  山腰下,那座如诗如画的瀑布山谷内。

  接近子夜时分,水莲面带犹豫地出现在谷口。

  半日的时光令水莲清醒一点,她一想到要与人半夜私会,即使那是一个同性女子,她也不由得脸颊烫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可具体哪里有问题,她又说不上来,只能心想?嗯,红玉妹妹虽然热心,但毕竟修为尚浅,而且还要这样偷偷摸摸,也许应该请她帮忙引荐百草夫人,听闻百草夫人是一个性情中人,应该不会见死不救。

  水莲鼓足勇气走进谷中,却没有看到“红玉”的身影。

  子夜过去了,突然水莲感到心慌意乱:难道红玉妹妹变卦了吗?不会呀!她就是要变卦也会前来说一声呀!难道药神山阻止不要她前来?

  想到“红玉”为了帮忙还被金光刺伤手臂,水莲顿时轻咬下唇,为先前对“红玉”的不信任大为愧疚。

  情势一变,水莲已经不奢求换人之事,只期盼“红玉”能顺利来到。

  终于,半个小时后,“红玉”御剑而至,落地之后,甚至还在急促地喘息。

  “妹妹,你的脸好红呀!咦,什么味道?”

  水莲嗅到的是男欢女爱气息,而且还是极其狂放的那一种,而虽然她是少妇,但做那种事的次数屈指可数,金光每次更是草草了事,因此她竟然没有察觉到什么。

  在好奇之下,水莲下意识连续抽动着精巧的鼻翼,越嗅觉得越是奇怪,仿佛有一股热流涌入她的心窝。

  “好姐姐,我来之前遇上同门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甩掉。”

  张阳继续博取着水莲的感激之心,随即话锋一转,利落地道:“我先传你金针法诀的第一层口诀,然后在你身上扎针,助你快熟悉法诀运转。”

  水莲很快就背下法诀,随即自然地脱下外裙。

  “姐姐,把上衣也脱掉吧!这里没有外人,不要害羞。嘻嘻……”

  “啊,上衣全脱吗?”

  水莲的玉脸又一次红若滴血,夜色完全遮不住她的羞窘。

  “嗯,要扎针修炼就必须脱光衣服,不然会伤及你的经脉,所以师娘这套针法,向来只传亲近之人。”

  张阳说得很认真,还用力点了点头,鼓励水莲迈出勇敢的一步。

  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  在这特别的情形下,水莲终于脱下肚兜,随即她下意识转过身,还用手臂捣住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张阳的心窝已是欲火弥漫,而水莲的手臂这么一捂,反而是半遮半掩、若隐若现,令更加饱满鼓胀,诱惑得他很想立刻扑上去,但张阳只能强忍住,心想:稳住,一定要稳住!打开她心房更重要,绝不能干事倍功半的傻事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