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8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98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8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8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8

  顾之珩发育得很好,又裹挟在醋意之中,纪乔真腿都打抖,半晌才找到缝隙说:“你就不能节制点吗?”

  顾之珩面不改色:“我已经很节制了。”

  纪乔真感受着身体的酸软,怀疑人生道:“你是不是对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。”

  顾之珩沉着眸:“你知不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久?而且你这副样子勾引我,我怎么节制?”

  “我什么时候……”

  不等纪乔真说完,顾之珩喉咙颤了下,俯身,封住他的唇。

  无需多言,少年的一颦一蹙,于他而言,已经是世间最致命的催化剂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汗水自他坚毅的下巴上滑落。顾之珩把纪乔真打横抱起,抱进浴室,帮他清理。浴缸里,又进行了一回。

  顾之珩啧了声,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腰这么细,腿这么长,该长肉的地方却一点没少。瓷净的肌肤染上淡红,每一寸都透出任人施为的意味。

  顾之珩不认为这是他的问题。他想,任何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,甚至成熟的男人,置于他的位置,理智的弦都会绷断。

  他成功找到借口,又想到纪乔真这副模样不仅是面对他,彻底把节制二字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直到纪乔真嗓子都哑了,手指划着他的人鱼线,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谈过多少个?”

  顾之珩下腹紧紧绷着,声线也绷着,指腹蹭着他的眼尾:“别多想,只有你。”

  纪乔真弯唇:“你说这话真不心虚。”

  “没骗你。”顾之珩哽了一下,心脏又紧张地跳了起来,“其他人我都没用心。”

  纪乔真:“既然没用心,为什么要撩他们,因为很有意思吗?”

  “也没有,打发时间罢了。”顾之珩道,“你不是也一样,你和他们的进展比我深多了,你都用心了?”

  纪乔真:“我说我跟你学的,你信不信。”

  顾之珩在他身上掐了一把:“不信。不学点好。”

  纪乔真: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
  他看向他,两眼弯弯,眼瞳透亮,顾之珩觉得自己又要有反应了。

  他紧盯着他:“纪乔真,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纪乔真:“我知道,但我已经拒绝你很多次了。不出意外,以后给你的答复也会是这个。你最好还是把你的想法放下。”

  他又笑了起来,“不然,你可能会后悔的。”

  顾之珩眸光一沉:“我倒想看看,你还能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。”

  纪乔真眼珠转了转,用手握住什么:“顾之珩,这该不会是你的第一次吧?”

  听那语气,不仅像是他身经百战,还带着点鄙夷的味道。

  从顾之珩阴沉沉的脸色中,纪乔真就已经获知答案。

  想不到海王世界里的海王,竟然……

  可能是因为成年之时,顾之珩就已经对他沦陷了。

  顾之珩见他不知道在想什么,唇角竟微微翘起,脸色更黑了:“纪乔真,你还没够是不是?”

  纪乔真这才意识到顾之珩想做什么,心有余悸道:“……你别再来了。”

  他避之不及的模样更让顾之珩起火,他手臂一展,又把纪乔真捞进怀里。

  纪乔真躲也躲不过,只能任凭水花飞溅,把他的双眸也打湿。

  第二天,顾之珩才知道他过了火,纪乔真翻个身都嘶嘶抽气,脸色也十分苍白。柔软的黑发散在眉额,那种易碎的,脆弱的美感,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顾之珩目光一直没从他脸上移开,心也揪着疼起来:“还是很疼吗?”

  纪乔真差点没忍住朝他翻个白眼:“你觉得呢。”

  顾之珩咽了咽口水:“我下次注意。”

  纪乔真:“……你能不能有点悔过之心,这就想着下次了?”

  顾之珩视线不经意地往下一掠,应声:“嗯。”

  他早就支棱起来了。大早上的,他也控制不了自己。

  纪乔真的目光也随着他的目光往下一划拉:“……”

  这天是周末,志愿活动突如其来,班级群通知哐哐哐地砸进来。顾之珩给他上完药,他们就一起去参加了。

  其实所谓的志愿活动,只是去公园里扫地。每学期做志愿是硬性要求,初衷原来是好的,但慢慢沦为□□。

  纪乔真步子有些虚弱,但无论走到哪里,吸引的目光都很多。

  作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顾之珩却下意识地,不希望其他人看见他这副模样。

  就算他此刻看起来已经非常乖,一点不如床上的时候浪,姿势却多少有点异常,眼睛也洇着红,非常欲,让人看得心头直跳。

  上台阶的时候,顾之珩扶住他:“走得稳吗?”

  纪乔真应声:“当然。”

  顾之珩看他勉力维持正常的姿势,还是放心不下:“如果不舒服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纪乔真摇头:“没那么夸张,而且回去也不太好。”

  顾之珩不以为意:“这有什么,江弛越他也没来。”

  如果知道今年比去年还水,他不会带他过来。

  班上的人被分到不同区域,顾之珩刚好和纪乔真在一起,目光时刻追着他,眉眼冷然,一幅生人勿近的气场。

  就连公园那边对接的负责人也忍不住感慨:“a中不愧是富二代学校,学生颜值都太高了,一个两个腿这么长,和拍偶像剧一样。”

  “对啊对啊,我也是说,而且你看那两个男生是什么关系,高个子男生看另一个的眼神……是占有欲吧对不对?”

  虽然负责人也想点头,嗑糖之心蠢蠢欲动,但想到顾之珩和纪乔真只是高中生,说道:“这样揣测不太好吧,他们也不一定是那……”

  顾之珩却还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,果不其然地动了动眼皮。

  他眉眼锐利,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冷感。

  负责人吓得一瑟缩,差点条件反射做出拉链拉嘴巴的动作。

  就在这时候,纪乔真偏头看向顾之珩,想问发生了什么,结果踩到一个石块,脚下略微有些趔趄,被顾之珩注意到,下一秒,他就被打横抱起。

  这是在室外而非室内,纪乔真彻底懵了。他们身后也不出所料地响起抽气声,那是想尖叫,却没敢叫出来的声音。

  但还是能听见她们的议论:“啊啊啊他们真的是一对呀,对不起那就是占有欲。”

  “虽然他们一句话都没说,但我还是觉得好甜,校园恋爱yyds!!”

  顾之珩终于达成被嗑cp成就,眉眼蓦地舒展开来,瞥向她们:“他身体不舒服,先回去了。”

  负责人鸡啄米似地点头。

  纪乔真自然是在控诉,让顾之珩放他下来,顾之珩却置若罔闻,看见他领口下他咬出的隐隐红痕,眸色又深了起来。

  在a中人看来,顾之珩的变化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。

  江氏出事,江弛越发愤图强,让人感慨唏嘘,但完全能够理解。

  对顾之珩来说,无论高考取得什么成绩,最后都要回去继承家业。

  从出生起,就站在大多数人人生终点都到达不了的地方。

  不出多久,晋江课堂上就飘了贴子:“震惊!珩哥居然开始学习了!这可是珩哥!”他们的校霸!

  回帖也很热闹:“这可能就是男人的胜负欲吧,和越哥一较高低。”

  “江驰越成绩进步真的很大,好奇珩哥成绩会不会有飞跃。”

  “应该会,我听说是纪乔真亲自辅导他的。”

  “啊啊啊啊啊这也太爽了,我什么时候能拥有这待遇。”

  “十四班人表示,纪乔真其实是来者不拒的,我们问他什么他都会耐心回答。只是大家怕耽误他时间反而没敢打扰他,对此纪乔真还表示大家千万不要和他客气,有什么不会的赶紧来问他就好啦。”

  “今天依旧是羡慕十四班的一天!”

  万众瞩目中,周一晨会上,顾之珩甚至开始穿校服了。

  只不过,马卡龙色系的校服丝毫没有削弱他身上的气场,依然冷得要命。

  大家终于知道,真正的大佬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就算有一天穿女装……可能也还是大佬。

  事实上,顾之珩除了学习态度上有所改观,其他方面并未收敛,纪乔真也确信他是第一次了。因为顾之珩表露出来的,是那种食髓知味后的疯狂。

  就连体育课上,顾之珩都会拉走他,在他的宿舍里,进行一些另类的运动。

  这毕竟是一幅刚成年的身体,过分地紧,经他这么折腾,纪乔真走路的时候,不免颤颤巍巍。

  身边不乏有关注的同学,看他神情虚弱,过来询问他,是不是运动太剧烈受伤了。

  体育老师还认真地告诉他,做各项运动时需要注意的事项。

  剧烈运动是剧烈运动,受伤也是真受伤……

  纪乔真感受着某处传来的疼痛,想找个地方钻了。

  顾之珩却毫无羞耻感地跟着他身侧。

  感觉他要是不小心一个趔趄,立刻就会被他公主抱起。

  终于,学期结束的时候,纪乔真开口:“还有一个学期就要高考了。为了我们的精力考虑,从今天起,你别碰我。”

  顾之珩低声问:“你是不是太低估我们的精力了?”

  纪乔真:“是你太高估了。”

  顾之珩:“学习压力大,我觉得要适当解压。”

  纪乔真:“解压方式有很多,除了这个,你干什么都行。杀人放火除外。”

  顾之珩看着他,觉得他什么都不想干,除了干他。

  纪乔真:“我基础扎实无所谓,你不同。大家时间都一样,提高效率很重要。否则你准备用什么超越他们?”

  顾之珩默许了纪乔真的要求,但当天晚上,就搬进了他的宿舍楼。

  虽然他很想让大家造成误解,掀起嗑cp的狂潮。但他和纪乔真的性质到底是变了,如果被学校发现,影响不好。

  所以,他没有堂而皇之地和他住在双人间,而是搬进了纪乔真楼上的单人间,再在晚上来找他。

  对于潜入他宿舍这件事,他比乔笙更轻车熟路。

  纪乔真不和他做可以,但也不可以和其他人做。

  为了防止被他欺骗,他必须盯着他。

  纪乔真看着顾之珩的行李箱,面无表情地指着行李箱旁边的空地:“如果你一定要在我房间待着,你就睡地上。”

  顾之珩不动声色地把睡衣扔到他的床上,占出一个空间:“地上冷,如果感冒了,更影响效率。”

  纪乔真咬牙:“那就回你房间睡去,床上挤。”

  顾之珩不以为意:“和其他人比起来,我是比较高。但我抱着你睡,也不占什么位置。”

  纪乔真:“……”

  顾之珩就这样定居了下来。

  当然睡在纪乔真身边,没有他想象中轻松。刚开始几天,顾之珩一直没有睡着,从晚上紧绷到白天,难耐得要命,后来才慢慢习惯。

  纪乔真也顺便给顾之珩补习。

  作为这个世界的男主,顾之珩的智商不容小觑。但他要弥补荒废了这么久的知识,也需要时间和勤奋追赶。

  寒假,顾之珩在纪乔真宿舍里度过。春节那几天,他也没回去。

  纪乔真也不可能去喻岚那里:“你不和你家人一起过?”

  顾之珩没告诉纪乔真,他因为降级参加高考,早和他爸闹掰了:“谁要和他一起过。”

  纪乔真:“那你和他打招呼了吗?”

  顾之珩没有正面回答:“我看他也不怎么需要我。”

  纪乔真知道他父亲也是风流做派,没再接着问。顾之珩留下来过年,他没有特别意外,备好的火锅食材也够两人份。

  袅袅升起的热气中,他的眉眼轮廓很温柔,让人感到家一样的温馨。

  顾之珩:“去年春节你没回家,你去哪了?”

  “当然是……”纪乔真说到一半,顿了顿,“算了,不告诉你。”

  顾之珩眸色微黯,知道纪乔真不太可能是一个人过的。

  他当时给他打了电话,他没接,给他发短信,也没回。

  彼时不算夜深,也不知道他和什么人在一起,做什么事情。

  顾之珩:“纪乔真,以后每年过年,我都来找你。”

  纪乔真:“嗯?”

  顾之珩:“就算你谈了男朋友,他们应该也要回家过节。”

  纪乔真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跟着他们一起回去。”

  顾之珩神色微凉:“谈恋爱可以,如果他们想带你回去见父母,向你求婚,你不能答应。”

  话音落下,他唇角弧度微压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忍耐力变得这么强了?

  男朋友……

  以前纪乔真没成年,现在他成年了,他们不是还要做那种事情?

  但和纪乔真彻底分手比起来,他破天荒地,敢怨不敢言。

  “我可以容忍你很多东西,也会对你好,但你要给我留一个机会。”

  顾之珩生硬地把他摁进怀里。

  火锅过后,顾之珩仍在为夜宵打点,提前准备食材的,不只纪乔真一个人。

  平板上传出喜庆的音乐,纪乔真问他:“你不看春晚吗?”

  他说这话的时候,顾之珩眼睛一直没从他脸上挪开。

  就算是春晚,也比不上他好看。

  顾之珩倒腾许久,把丰盛的夜宵盛上桌,等待他的评价:“怎么样?”

  纪乔真确实被惊艳到了:“还不错,有进步。”

  顾之珩垂了垂眸。

  不就是把他的回忆覆盖。

  蔺辞会,他也会。

  当年手捧玫瑰和纪乔真告白的高三男生,在大学表现优异,大一刚开学不久,就和高年级的学长学姐组了队,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,斩获了国际上的奖项。

  他拿完奖就请假回了a市,约纪乔真出去吃饭。纪乔真发了条短信通知顾之珩:“今晚的辅导取消。”

  顾之珩瞥了眼手机,立刻放下笔,回了条信息过去:“怎么取消了?”

  他盯了手机片刻,没有收到纪乔真的回复。

  他熟悉他这样的冷淡,往往是在他有男友的时候。

  顾之珩当即离开宿舍,问门卫:“有没有看见纪乔真?”

  纪乔真是a中风云人物,外校来看他的人都有不少,门卫当然不陌生:“看到了,他的学长来找他。”

  顾之珩眉头立刻拧了起来:“学长?”

  门卫把那些女生交头接耳的话都听了进去:“是,也算是我们学校培养出去的,高考光荣榜上应该还贴着,最近好像拿了个什么大奖……”

  他正滔滔不绝地介绍,回神一看,顾之珩已经没影了。

  顾之珩随便问了几个人,很快得知纪乔真的去向。

  西餐厅里是他熟悉的一幕,烛光与玫瑰。那男生虽然只比他们高一级,如今却穿着一身熨帖的西装,有模有样,像个精英人士。

  对此,顾之珩只想评价一个字,装。不知道他在上课时间跑回来做什么。

  但无法否认,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进步。就连裴野个子都猛窜,容貌中稚嫩褪去,在赛道上闪闪发光。引得无数女生为他尖叫,更引起他的紧迫感。

  上一次,他看见江驰越和纪乔真共进晚餐,还有胆量质问纪乔真,和他冷战。可这一次,他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顾之珩烦躁地摸出烟盒,点了根烟,咬在嘴里。

  随着天色渐暗,他心头的紧张感也越来越盛。

  担心那个男生把纪乔真带走,纪乔真今晚就不回来了。

  他不会让这件事发生,却还是不想看到这一幕。

  所幸那个男生的手就要搭在纪乔真的腰上,纪乔真回避了他。十分钟后,他一个人走了出来。

  顾之珩松下一口气。

  纪乔真刚进宿舍,就被一股力道拽了过去,一阵天旋地转,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顾之珩按在床上,翻了个身。

  下一秒,他的校裤被扯开,手指捣弄出水声。

  “你……出去。”他下唇咬得苍白,隐忍得声音都在抖,“说了这个学期不做。”

  顾之珩认真地听他的每一声吸气:“喊出来我听听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有病……”纪乔真屈肘怼他,但耐不住顾之珩次次直击要害。他早已经把他身体里的细节都探索清楚。

  等他真正喊出来,顾之珩又咬住他的唇,手上动作没停。

  “我看到你和那个男生出去吃饭了。他和你说了什么,告诉你他如今成绩已经很好了,想和你异地恋,成为你的男朋友?”

  纪乔真冷笑:“你在这方面倒是猜得很准。”

  顾之珩想起月考他蒙题百分之零的正确率,脸色愈发阴沉。

  就连江弛越猜题的正确率,都上升到了百分之八十。

  其实学校的出题没有规律,要想猜对,如果不靠运气,不仅要有良好的基础,还要保持良好的题感。

  顾之珩嗤了一声:“你有没有答应他。”

  纪乔真:“没有。”

  顾之珩语气发酸:“我听说这位被你说了句,喜欢学习成绩好的,回去就发愤图强,从中等偏上的成绩挤到年级前列,大学里也表现不凡。他对你的感情……真是感天动地。”

  “我想知道,你这次拒绝他的理由是什么?”

  他在想,以后他成绩好了,纪乔真会用什么理由拒绝他。也许可以提前做好准备。

  纪乔真:“我高三了,要学习。”

  顾之珩:“以后可能考虑?”

  纪乔真:“看情况。”

  顾之珩若有所思,纪乔真指的是那个男生,他想到的是他自己。

  他确实应该把成绩提上去,不仅为了能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学,更是感受到被其他人超越的紧迫感。

  诚如江弛越所说,他除了家世好,很多地方,都是比不过其他人的。

  可是他并不认为他哪里比其他人差,在这过去,只是没把心思放上来。他会让纪乔真知道,只要他想,他成绩一样可以称得上优秀。

  顾之珩折腾完他,没有进行下一步,去冲了个凉水澡。很长时间后,水声才停。

  纪乔真不怕他,也没准备改,让顾之珩吃一次醋,会收获更高的评级。

  惹完这次事,也没有和其他人回避。对于学长的邀约,半数没有拒绝,而且专挑高的,帅的,优秀的。

  越是具有个人魅力的,越能激起顾之珩的占有欲。

  顾之珩会用其他方式折腾他,但不敢违背他的话。也算是明白,寒窗十二载中苦行僧的僧,究竟是什么含义。

  从高二开始,分完科,没有政史地拖后腿,纪乔真的成绩就稳定到一个新的层次,甚至呈螺旋式上升。

  直到一模,二模,三模,仍在小幅度进步,在省里的排名也越来越前。

  在他这个分数段,仍在持续进步,可以说,像是一个奇迹。

  高三下学期,全a中的老师和学生,都成了他的事业粉。

  所谓的状元,从开始嘴边说说,到变成对纪乔真真实的期待。

  就连已经考到大学的学长学姐,都积极地关注他的成绩。

  各大高校的宿舍里,高中群的消息响个不停。

  室友们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在查谁的成绩,中学时候暗恋的对象?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恋爱脑啊,够痴情。”

  a中人被这么说,也不愠不恼,只是神秘地笑笑,反手给他们发了一个校史纪录片的视频链接。

  视频里的少年容貌过分漂亮,让人看一眼,觉得呼吸都凝滞起来。

  偏偏他嗓音还好听,歌坛里都很少听到这样干净,清澈的音色,让人觉得,人生前这么多年,没听过这种声音,都对不起自己的耳朵。

  a中人瞬间就从被指控恋爱脑,转变成了被羡慕嫉妒恨的对象。

  “卧槽,我也想当他的学姐/学长!泪目了,我身边怎么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!求求联系方式!”

  a中校友面色不惊地摆摆手:“可能就是运气比较好吧,联系方式自然不能给的,我们内部都消化不完。”

  “那你快去给他洗洗脑啊,争取考到咱们学校。他需不需要什么辅导老师,趁着这个机会,赶紧上赶紧上!”

  如果在线辅导,视频通话什么的,他们作为室友,说不定可以一饱眼福。

  “你们以为他出镜我们学校的校史纪录片,仅仅是因为脸好看么。”a中人露出变态的笑容,“他也是我们学校的年级第一。如果你们想要关注他,高考后记得看新闻啊。”

  会登上新闻的,是全国各地的高考状元。

  室友们纷纷露出惊恐的神色:“……”谢谢,真的有被变态到。

  高考前,喊楼活动一年一度。

  同学们迫不及待地把试卷都撕了,白花花的一片,从教学楼最高层飘落下来。

  前几届的喊楼,顾之珩都坐在座位上睡觉,亦或是压根不在学校。

  他那时候不学习,没翻过课本,没写过作业,也歇了凑热闹的心思。

  没想到有一天,他也有一摞刷过的试卷,也有书可撕。

  但顾之珩绝大多数的试卷上,都有纪乔真的字迹。

  是无数个夜晚,辅导他的时候留下的。

  就这么撕了,他还真舍不得。

  于是顾之珩走到纪乔真座位前,从他抽屉里抽出一沓纸页:“我帮你。”

  纪乔真没反应过来,顾之珩就走到走廊上,加入宣泄压力的大军。

  等到他手里的纸页差不多没了,纪乔真目光一顿,后知后觉:“等等,你撕的不是试卷,是……”

  别人给他的情书。

  顾之珩薄唇微微一扯:“没看清。”

  纪乔真:“??”

  顾之珩:“撕都撕了,难不成你还要粘回来?”

  纪乔真却想,他整理放在宿舍里的情书,什么时候跑到他的抽屉来了?

  步入六月,高考的脚步越来越近。

  家长比学生们更紧张,每天准备营养餐,丝毫不敢怠慢。

  住校的高三生越来越少,他们提前入住考场附近的高级酒店,以免挑床。

  纪乔真仍然住在宿舍,收到的祝福却没有少。

  他的宿舍门口,挂了一串串的千纸鹤。还收到了很多贝壳、玻璃纸折成的星星。

  学弟学妹们赠送的营养早餐,可以绕操场一圈,最后拿到学校食堂免费发放。

  顾之珩想让他爸别来找他,纪乔真没有家人送行,他想陪他高考。结果他爸不负他所望,压根没打算送他。

  他们两人在一起,还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味道。

  六月七号早上,纪乔真扫过他淡淡的黑眼圈:“你很紧张?”

  顾之珩眉头微皱:“怎么会。”

  他其实撒谎了,他昨晚紧张到后半夜才睡着,因为担心和纪乔真考不到一个学校。

  以纪乔真的作风,如果没有他看着,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  虽然现在他的成绩已经显著进步,但和纪乔真比起来,差距仍然不小。

  不过想到高考后,纪乔真的话就到期了,他们可以进行一些亲密的举动,心里又升上了些许期待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咸鱼只想退休1个;

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咸鱼只想退休4个;谢折枝ψ、楠溪江枫、不是山谷1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嵐~88瓶;醒醒我们去喝奶茶35瓶;不是方长是圆短30瓶;spectator、江令锦袍鲜20瓶;青青、忒修斯之船、剥个橘子、嗯哼、网抑云是烂梗刷梗bdhs10瓶;皇家名媛茉莉5瓶;哇哦4瓶;香酥2瓶;青灯浅琉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