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5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95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5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5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5

  黎辰叹了口气,道:“珩哥是珩哥,他身上多少是有些偏执的,我们还是不要和他学了。”

  他当年就是看到顾之珩打架,浑身都散发着尖锐的戾气,不要命的气势,让空气都浸透了寒意,自此被折服,一见倾心:“我不是说不好,我放在珩哥身上的,都是褒义词。”

  夏清扬想起顾之珩对纪乔真超出寻常的占有欲,对黎辰的说法产生了认同。但只要想到顾之珩这样骄傲的人,现在只能跟在纪乔真的身后,心里就愈发不是滋味。

  江驰越也慢慢发现,自从他和顾之珩闹掰,顾之珩在和纪乔真渐渐疏远。他简直要气炸了,因为不想顾之珩伤害纪乔真,更不想他伤害纪乔真的原因是因为自己。他也没有辜负自己当时说的,第一时间陪在了纪乔真身边。

  所幸纪乔真并没有黯然神伤,依旧沉静冷静,身上看不到任何失恋的影子。纪乔真说过没和顾之珩在一起,也没喜欢过他,或许并没有骗他。

  纪乔真对他的态度也没有因为得知他的心意而变差,虽然江弛越知道他真真是真的善良,凭借他们过往的交情,一定不舍得和他断交,却还是忍不住狂喜。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,他相信坚持不懈,总有打动纪乔真的时候。

  只是江弛越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一刻竟然来得这么快。

  那天纪乔真刚打完篮球,他殷勤地给他递水。大片阳光洒落在纪乔真的校服衬衫上,让他整个人被光晕笼罩,皮肤白净到透明。轻轻掀起的衣角下,可以看到白皙紧致的腰腹,呈现出好看的川字。只是窥见一个角隅,就让人喉咙发痒。

  江弛越看愣了神,就算知道纪乔真很好看,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被他惊艳到,让他脑袋晕晕乎乎。

  然后他就在晕晕乎乎中,看见那双漂亮的唇一张一翕,说出近乎梦幻的字句:“江弛越,你想不想和我在一起?”

  江弛越只觉得自己在梦中,疯狂点头:“想想想!”

  纪乔真看向他,道:“如果我说,你可以和我在一起,但时限只有两个月,而且不可以告诉别人——”

  不等他说完,江弛越就热切应下:“两个月也可以,真真说什么就是什么!”

  他回答的速度到底让纪乔真震惊,他张了张嘴:“你确定?”

  江驰越抬声道:“确定一定以及肯定!”

  纪乔真抿了抿唇,道:“好。”

  江弛越难以置信,怔然了好几秒,尾音处带上细微的颤抖:“什么,什么,你说好?!你说好!”

  下一秒,他的嘴角咧开了一个夸张的弧度,压了好几番都没压下去,最后干脆不克制了——这根本不是他能克制住的喜悦。江弛越惊喜地抱起纪乔真,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,乐得如同傻子。

  微风擦过耳畔,纪乔真拍他肌肉紧实的手臂:“你先放我下来。”

  江弛越紧紧抱着纪乔真,就算无数次幻想过拥抱他,少年身体的柔软触感还是带给他无法言说的悸动,心脏疯狂地拍打着胸膛。

  江弛越朗声道:“不放不放,真真你抱起来好舒服,绝了绝了绝了,比我梦里还舒服!”

  纪乔真依旧用手拍他:“你这一天天都在梦什么?”

  江弛越耳朵攀上浅粉,却没觉得不好意思,声音激动到哽咽:“当然是梦你,每天都梦,真真你知不知道,我喜欢死你了!”

  他说着,又在纪乔真后脑用力地揉了一下,眼睛里皆是璀璨色彩。

  和纪乔真在一起的时间,江弛越以秒来计,他发现他这个在考试怎么都考不及格的脑袋,在安排起这些事上来格外有天赋。

  只是他忍不住又开始大手大脚,和纪乔真在一起,他总想给他最好的。

  纪乔真划拉着他在外卖软件上购买的订单,拉一拉都拉不到尽头,完全不是两个人吃得下的量,扬起的唇线微微放平:“江同学,你这半年来,作风变化很大啊。”

  江弛越阵阵心虚,视线闪躲:“咳咳咳。”

  纪乔真提醒道:“当年你可是连早餐都舍不得浪费。”

  江弛越: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纪乔真不和他废话,一个电话打过去取消了订单。

  江驰越眼睛不眨地盯着纪乔真打电话,把他的一颦一蹙都记在心里,待到重新点选的外卖运送过来,看着简陋许多的午餐,他还是觉得有点辜负,喃喃道:“我们要不要过这么清贫的生活……”

  纪乔真看着桌上满当当的餐品,有些怀疑人生地道:“……清贫?”

  江弛越也觉得用清贫来形容不太合适,讪笑道:“相较而言的清贫。”

  纪乔真板着一张脸:“江弛越。”

  江弛越见着他这副明显不高兴的模样,心里蓦地一揪:“真真我知道错了,你别不高兴。”

  纪乔真神色不见缓和,江弛越抬手作发誓状:“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你不让做什么我绝对不做。”

  纪乔真眼皮子动了动,眼底闪过一丝狡黠:“这是你说的?”

  江弛越点点头:“是我说的!”

  纪乔真微微一笑,道:“那你跟着我背几个单词。”

  江驰越喉头一哽,差点没把饮料喷出来。眼见纪乔真好看的眉头又要蹙起,改口道:“好的没问题!我很愿意非常愿意!我可太愿意了!”

  江弛越跟着纪乔真进了宿舍,不久后就拿到了数本单词书,sat雅思托福一应俱全,明显不是应付高考,而是为出国准备的。他微微一愣:“你怎么会有……”

  纪乔真认真道:“为你准备的。”

  这显然不是临时起意,而是准备很久了。江弛越感动得泪眼汪汪,他爸都没这么关心过他。他撕开单词书包装膜,展平第一页:“abandon?放……放弃?”

  江弛越斗志昂扬,“怎么可以放弃,绝对不可以放弃!!!”

  厉闻深是纪乔真的同桌,日复一日地在他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开始学习。江弛越就难办了,他游手好闲了十几年,想在短时间内养成学习习惯,难上加难。好在江弛越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纪乔真不高兴,在纪乔真的耳提面命下,也算小有成效,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。

  纪佳薇发现江弛越一下课就往外跑,而不是像往常在补觉,好奇心渐重。终于有一天,她撞见江弛越亲手给纪乔真剥芒果,直直瞪大了眼。

  江弛越十指不沾阳春水,平时穿的衣服干净又骚包,此时全然不顾满手的芒果汁,满眼里只有纪乔真,给她带来巨大的冲击。

  江弛越却毫不介意,声线温柔道:“真真再多吃一口,我就多背两个,你太瘦了,看得我好心疼。”

  纪佳薇从没见过江弛越这般温柔的一面,五雷轰顶,心情复杂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  江弛越出来洗手时,纪佳薇实在憋不住问他:“江,江弛越,你和纪乔真……在一起了?”

  江弛越虽然很想向全世界炫耀,但他答应了纪乔真不能说出去。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,告诉纪佳薇这种心计颇多的人,肯定弊大于利。

  他板着脸道:“和你有关系吗?我警告过你,离纪乔真远一点,别出现在他面前,也别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  江弛越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,看向她的目光像看向厕所里的纸。

  纪佳薇脸红成酱色,但江弛越的长相是她的审美狙击,一双深邃撩人的桃花眼,多情中自有一番韵味。就算他对她冷言相向,她也还是喜欢他。

  她蓦地想起夏清扬近一年来在她面前不断的哭诉,灵机一动,道:“可是江弛越,纪乔真他根本就不喜欢你,你一定不知道吧,他之前和顾之珩……”

  纪佳薇想,江弛越不知道为何缘由和顾之珩产生了罅隙,两人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,他听到这个心里肯定不好受,自然无法继续和纪乔真愉快相处。

  江弛越脸色果然变了,喉结肉眼可见地一颤。

  纪佳薇心中暗喜,正准备再说两句浇几把油,就见江弛越眼神一厉,道:“不管纪乔真喜不喜欢我,我都喜欢他。这道理就像不管你喜不喜欢我,我都不会喜欢你。”

  纪佳薇唇色霎地一白。

  那边江弛越回去后,把剥好的芒果切成块,一口一口喂给纪乔真:“真真,只要是你讨厌的或者伤害过你的,我可以全部删掉。”

  音量不大不小,纪佳薇刚好听得清晰。

  自小到大都是她欺负纪乔真,现如今这巨大的反差,让她眼睛里蓄起泪水。

  也就是在回程路上,纪佳薇才意识到,江弛越和顾之珩产生矛盾,很可能就是因为纪乔真……

  把纪佳薇气走,江弛越心里舒畅多了,但仍感到些反常——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他。

  果不其然,他在送纪乔真到宿舍楼后猝不及防转头,看见了几乎完全陷没在夜色中的顾之珩。

  相识多年,江弛越比顾之珩的暗恋者更清楚地认识他的身形,高二年级就快长到一米九的男生,放眼a中着实不多。

  树荫下,男生一双黑漆漆的眼眸比夜色更浓,沉淀着深沉的郁色,如同鹰隼。

  江弛越做好了心理准备,也就没有被吓到,他眯了眯眼:“顾之珩你这到处跟着人的习惯是跟你那什么夏什么扬学的吗?你天天跟着纪乔真也没有用,纪乔真现在是我男朋友——我老婆。”

  顾之珩本来还算沉得住的脸色因这两个字彻底崩塌,他太阳穴突突直蹦,磨了磨牙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江弛越这才意识到他说漏嘴了,但想到顾之珩过去在他面前扬眉吐气,想到顾之珩凶纪乔真,想到顾之珩对纪乔真冷战,想到顾之珩对纪乔真就这么说扔就扔,他的怒火就源源不断地往外冒,完全按捺不住:“我说我和纪乔真在一起了,你别再看他了!”

  顾之珩胸口骤然一阵抽痛,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冲上了头顶。他抬起眼皮看向江弛越,无论是神色还是声线都如同淬了冰,裹挟着压制不住的怒意:“江弛越,你又能比我好到哪去?!你做过的混账事还比我少吗?!你有什么资格和他在一起?!”

  江弛越脸色有一瞬的苍白,但他很快稳住,道:“谁和你一样?!我早就知道错了,也很久都没搭理那些人了!可是你呢,一直和他们不清不楚,上次裴野夏清扬都在场的事都还没找你算!你不是不在意吗,不是要和纪乔真分开吗,那他当然就自由了啊!你就酸吧,再怎么酸,也是你自己放走了他!”

  眼看顾之珩眉眼间愠色愈发深重,就要动手,江弛越立刻道:“我手受伤了!现在不打架。”

  要问是怎么伤的,就是他用水果刀削皮经验不足,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头……

  为了弥补自己风流过往可能给纪乔真造成的伤害,江弛越选择加倍地、毫无保留地对纪乔真好,第二天他就带纪乔真去了游乐场夜场,vip套票。

  他本来是想带纪乔真坐刺激项目,给他壮胆保护好他,促进他们之间的感情,没想到纪乔真完全不怕,回头他反而成了被安慰的一个。

  可见度极低的鬼屋里,他们本来紧紧握着手,但有一段路要求单人前行,也就是在这时候,纪乔真被黑暗中一股力道拉至一侧,他刚开始以为是工作人员,仔细一看,才发现来者是顾之珩。

  纪乔真头顶戴了个小恶魔头箍,微弱的灯光映着他白皙精致的脸庞,可爱得紧,但想到是江弛越亲手给他戴的,顾之珩心脏又开始抽疼,他眸色沉沉,寒声道:“纪乔真,我说没有联系了,你就真的再也不来找我了?”

  纪乔真对他的突然造访并不意外,眉心却还是微微皱起:“你对‘没有联系’四个字有什么误解?”

  顾之珩喉结僵滞地滚了滚,艰涩出声:“纪乔真,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,你就真的没有哪怕一点点喜欢我?”

  纪乔真敛眸淡声道:“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你了。”

  顾之珩一颗心沉了又沉:“纪乔真,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感觉,你明明……”

  在纪乔真略微困惑的目光中,顾之珩滞声道:“你明明看起来很爱我。”

  听完他说的话,纪乔真唇角挑起一抹笑:“最开始接近我的时候,你明明不喜欢我,却表现得很喜欢我。顾之珩,演戏不仅仅只有你才会。我以为你演技可好了,肯定能看出来的。”

  顾之珩呼吸陡然一滞,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掌用力钳紧,让他甚至有些站不稳。他闭了闭眼,待胸口这一阵让他几欲昏厥的剧痛过去,才睁开眼,低哑紧张地问:“你全都知道了?什么时候?”

  和他的状态比起来,纪乔真要镇静自若得多,他的眸光很安静,像是在问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问题:“你猜是在什么时候。你觉得在你有那么多小男友的情况下,世界上真的能有什么密不透风的消息,传不到我的耳朵里来。”

  顾之珩身形几不可察地一晃,纪乔真不仅知道了那个赌约,更知道了他风流的过往——他的脑海里飞快地掠过一张张脸孔,眸中逐渐翻涌起强烈的恨意,指骨捏得咯噔作响:“是谁告诉你的,是不是夏清……”

  “如果你不去做这些事情,怎么会害怕他告诉我。”纪乔真打断他,声音里带着淡淡的讥嘲,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了,比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还要早。”

  顾之珩瞳孔紧缩,手指僵硬地扣住他的肩膀:“既然你早已经知道,为什么还愿意和我在一起。”

  纪乔真语气漫不经心:“你长得不错,家里有钱,做的饭勉强能吃,和你在一起,我没什么损失。”

  顾之珩体内一阵翻江倒海,嘶声问:“我们过去的那些回忆,对你而言,仅仅是没什么损失?”

  “也不仅仅是。让你喜欢上我,再把你抛弃——”纪乔真眸中淡淡戏谑,“不是也挺有趣?”

  顾之珩胸腔震颤,怒声道:“纪乔真!”

  然而愤怒背后却是深深的无力,他克制不住不去爱他。从知道江弛越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刻起,近日来所有机械麻木的自我劝诫都成了笑话,他一分一秒也等不及了,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,他想把纪乔真占为己有。

  视线里,纪乔真的眉眼依旧安静漂亮,他宁愿相信他说的只是气话。顾之珩深吸一口气,道:“纪乔真,这件事是我的错,是我年少无知,是我幼稚,是我浑蛋,我和你道歉,但我没有真正想过抛下你,我们回到以前行不行?像冷战之前那样,每天一起吃饭,周末跟我回家,你过去经历这些,和谁在一起过暧昧过,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。我们以后好好过,行不行?”

  顾之珩想到什么,又道:“纪乔真,我也没有什么男朋友,我只有你一个,我是真的……”

  他终于把这四个字说出口,“很喜欢你。”

  纪乔真却全然无视了他的真心,甚至把他的真心扔在脚底下踩:“那不行,我已经和江弛越在一起了,他现在是我男朋友。你如果真的想回到过去,那就等等,等我们分手。如果我没有新的男朋友,勉强可以考虑。但目前来看,可能性不是很高。”

  纪乔真轻描淡写:“只有在我空窗期的时候,我才会和你在一起,而且你要接受,我会同时和很多人保持暧昧关系。而你,也仅仅是我暧昧对象中的一个。”

  顾之珩不可置信地看向他,少年眼尾散漫地挑起,眼瞳薄凉剔透,瞧不见任何情感色彩。但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去,都漂亮得像勾人魂的妖精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琳琅为邪1个;

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不是山谷2个;徐安an、咸鱼只想退休1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特维德尔30瓶;某琑20瓶;不是山谷、忒修斯之船、嗯哼10瓶;咸鱼只想退休6瓶;此账号已注销5瓶;_舍舍伽_3瓶;一见卿心、香酥2瓶;白白爱吃肉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