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14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84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14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4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14

  天气终于放晴,空气里浸着丝秋天的凉爽。高二国际二班却发生了一件大事——他们班班费被人偷了。

  国际班班费向来不是一个小的数字,又牵扯到班上每一个同学的利益,立即引起了全班同学的注意。

  蔺辞作为生活委员,又一次成为漩涡的中心。

  “班费怎么刚收完就丢了,班主任不是说蔺辞做事很靠谱吗,我看也不过如此啊。”

  “就凭蔺辞的生活状况,如果班费找不回来,他能赔得起吗?难不成让大家平白无故地蒙受这损失?”

  此言一出,班里同学的脸色都不太好看,针对蔺辞的言辞也更激烈了一些。

  “连笔班费都看不好,也叫所谓的好学生?这么多届这么多班,就没见过哪个班出事的。”

  “反正要找不回来,蔺辞是要负全责的。”

  蔺辞坐姿依旧挺拔,脸色却比从大雨里捞出来更加苍白,长睫低低垂落。

  他在脑海里第无数次翻找这段时间的记忆,却找不到任何线索。

  半天的时间,班费不翼而飞。

  他没有想过逃避责任,只是对现在的他来说,这确是一笔难以承担的巨款。

  教室监控没有开,全班同学都配合着班主任调查,可是查了好几圈下来,仍然没有眉目。

  蔺辞几乎不曾离开座位,班费就放在他的书包里,和他接触的人更少之又少。

  接触……纪佳薇陡然想到什么,灵光乍现。

  “我知道了!”

  她清脆的声音在班级里响起,同学们纷纷向她望去。

  “我想起谁和蔺辞接触过了。”纪佳薇斩钉截铁,“高一十四班的纪乔真,他来过我们国际二班,还和蔺辞说了话,很多人都看到了。”

  “更重要的是,纪乔真家境不好,他完全有窃取班费的动机。”

  纪佳薇话音落下,班里一片哗然。

  纪乔真这个名字,最近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,没有一个人陌生。

  尤其是和厉闻深的那场架,让他跨着年级都人尽皆知。

  不过纪乔真的人尽皆知是往好方向的人尽皆知,并不是臭名昭著。

  一个长相惊艳,身手还出众的漂亮少年,从各个方面都会博得人好感。

  就连高年级都有不少人喜欢他,高二国际二班也不例外。

  当即有驳斥声响起:“纪佳薇,你不会是被纪乔真拂了颜面,就故意污蔑他吧?”

  “你这样说就不妥帖了。”纪佳薇微微一笑,“班费中也有我的一份,我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不理智,我也希望能尽快查清真相。”

  她神色看起来很冷静,并没有意气用事。

  “更何况,我并不觉得我被拂了面子。我只是国际班的普通学生,比不上纪乔真人气高。我认识他,他不认识我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
  纪佳薇这么一说,大家心里都有些吃味。

  纪佳薇算是他们班长相前几的女生,家境不赖,如今在年级里的知名度,却完全比不过纪乔真。

  而他们绝大多数人还比不上纪佳薇好看,更没有她名声大。

  一个险些被大家忽略的了事实——纪乔真只是个十四班人,被重新摆到台面上来。

  如果班费真的是纪乔真偷的,他们作为赢在起跑线上的国际班人,为什么要去舔着一个十四班人?

  纪乔真再怎么惹人喜欢,以后也不过是给他们家企业打工的罢了。

  凭他现在的成绩,如果一直没有改观,还不一定能应聘上。

  纪佳薇盯着大家变幻的神色,又道:“而且我听说他最近住校了。”

  “众所周知,我们学校宿舍豪华,住宿费很高,一般家庭都承担不起。如果他家里可以承担,刚开学的时候就承担了,为什么那时候没决定住校,最近反而搬进了宿舍呢?”

  “所以我推断,开学至今他肯定得到了一笔钱,而且这笔钱数额不小。这个结论没有异议吧?”

  “但他并不是今天才住宿的啊,班费却是今天丢的。”

  “好说。”纪佳薇面色不惊,“前不久借贷来的住宿费,今天偷走我们的班费去偿还。”

  班里同学沉默了。

  如果是这样,纪乔真真的有可能通过不道德的手段筹措金钱。

  静了几秒钟,议论重新响起:

  “我想想觉得有道理,纪乔真要不是来偷班费的,来我们班干嘛?难不成只是找蔺辞聊天?他没权势没背景,来我们班不应该想着抱大腿么?”

  “我这不会是要塌房的节奏吧???”

  桑昱则是最懵的。

  班费是他拿的,想陷害的人是蔺辞。

  纪乔真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  不过想起今天去找蔺辞的那个男生……

  他的长相,只可以用逆天来形容。

  当时他就纪佳薇吐槽,纪乔真这狐狸精长相,要真利用起来,不知道可以迷倒多少人,怎么会来找蔺辞?

  桑昱暗中攥了攥拳。

  他对所有长得好看的人,都抱有天然的敌意。

  顾之珩虽然不喜欢花瓶,接近的人却没一个长得不好看。

  若非他长相平庸,也不用暗恋至今。

  就在班里众说纷纭,言辞越来越难听的时候,教室后方突然响起一道冷冽的声音。

  “他不会这么做。”

  蔺辞眸子里凝着冰冷的情绪:“他全程都在和我讲话,根本没有偷班费的契机。”

  “我们上过体育课,教室里没有人,这才是班费丢失最可能的时间。”

  有人道:“但体育课教室锁了门,你是在怀疑班长?”

  “班长平时把钥匙放在抽屉里,为什么没有可能失踪过一段时间,配过钥匙又归位了?”

  “谁会闲得这么无聊?难不成在座的每一位都有嫌疑?”

  蔺辞点了点头。

  班里却没人乐意了。

  没有做过的事情,谁都不愿意蒙冤。

  “蔺辞,你是不是忘了,你和纪乔真和我们压根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只有你们才需要偷这点班费,我们根本就不需要。我们一身衣服都比班费要贵,为什么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?”

  蔺辞咬着牙:“你——”

  “怎么,想打架啊?来啊?我看你就是心虚了!说不定就是你和纪乔真沆瀣一气偷的!”

  ……

  再然后,拳头砸向□□的闷响传来。

  “卧槽!蔺辞你他妈是不是疯了!”

  ……

  桑昱不用回头,也知道这一架必定以蔺辞落败告终。

  也许蔺辞在日复一日的欺凌中磨炼出了不太差劲的身手,但终究寡不敌众。

  班里人其实看不爽蔺辞很久了,只是少一个动手的契机。

  桑昱心里头那点郁闷顿时烟消云散。

  如今这发展形势,虽然意外,但也无妨。

  如果纪乔真能拿出证据证明自己,最大的嫌疑会重新落回蔺辞身上。

  如果拿不出,让纪乔真躺枪也不是不行。

  蔺辞没有保管好班费,还为纪乔真说了话,就算不是他偷的,也难逃其咎。

  还顺便替他除了后患。

  纪乔真长这么好看,说不定哪天就被顾之珩看对眼了呢?

  高二国际二班的人下课后想去喊纪乔真过来审问,结果没找到人。

  班费被偷的消息却流传出去。

  一时间,全校上下都在讨论。

  本来只是怀疑纪乔真偷了班费,传着传着,变成了尘埃落定的事实。

  “不是吧,纪乔真看起来这么纯,居然会是小偷吗?”

  “噗,他适合去演那种白切黑大佬,所有人都猜不出他是凶手。”

  “你还有心思说笑,你不觉得这是件很恶劣的事情吗?”

  “是挺恶劣的,亏我之前特别真情实感地觉得他帅,估计他自己也觉得做错了,现在直接玩儿失踪。”

  “操!”

  唯有高一十四班传来一声惊天巨响,是厉闻深把英汉大词典砸在桌上的声音。

  ……英语老师原来是想让他把这本词典送往办公室的。

  厉闻深心头怒火直冲天灵盖:“哪群人他妈脑子有病,居然敢惹我真爷!”

  十四班人相信纪乔真的人品,无一不义愤填膺:“我也听得不爽,什么叫纪乔真偷他们班费,一点证据都没有就传得满城风雨,这不是污蔑造谣么?”

  “那咱现在怎么着啊,乔真哥不在教室,就任凭他们欺负么?还是去虐他们啊?”

  “虽然我也好想虐他们,但这次放出消息的是高二的,还是国际班……”

  厉闻深不为所动地拎起拳头,“我管他丫的重点班国际班高四高五高六,我都要让他们知道,纪乔真才是他们爸爸——”

  厉闻深的号召力一向不容小觑,更何况这次是为了纪乔真出征,十四班群众更像打了鸡血一般,撸起袖子就杀向了高二教学楼,势必要为纪乔真讨回公道。

  开什么玩笑,十四班捧着宠着的人,也轮得着外人欺负?

  说纪乔真偷班费,纪乔真连他们的贿赂都不收!!!

  他们十四班人再怎么穷,会连纪乔真的排面都不能保障吗!!!

  更何况纪乔真什么人品,他们都看在眼里,说他行偷鸡摸狗之事,不是在讲笑话!!!

  口说无凭,居然有那么多傻逼相信!!!

  好气哦!!!污蔑纪乔真就是污蔑他们!!

  十四班大军浩浩荡荡杀过来的时候,国际二班的同学们懵了两懵。

  看清为首者的面孔时,他们懵得更厉害了。

  “这不是厉闻深吗?和纪乔真走廊上起纷争那个!等等,他这立场不太对啊,他怎么在为纪乔真说话?!”

  “我要被一个人揍了,还因为这事儿在全校声名远播,不掐死他不错了,厉闻深怎么这么想不开啊?……还是说纪乔真已经未雨绸缪,连厉闻深都收买了?”

  这人话说到一半,衣领就被大力揪了起来。

  厉闻深眉眼凶戾,气势惊人:“收买个屁,老子心悦诚服懂不懂?纪乔真就是我祖宗,你们搁这儿侮辱谁呢?”

  厉闻深长相本来就很凶,凶起来更是瘆人,国际班其他人纷纷不敢吱声。

  他带了一群人来,还能是因为什么,明显是来打群架的啊!

  国际班纨绔子弟多,身手好的不少,还比对面要年长一岁。

  但眼下十四班这群人……

  从气场上看就高出了一大截。

  国际二班最高最壮的男生被推出来和他们对峙,高一学弟在他眼中不过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。

  “怎么了怎么了?你们班纪乔真偷我们班费了还这么理直气壮?你们十四班人的脑子是狗屎做的么?脸皮厚如城墙?”

  “证据?你们一个个穿着穷酸破烂的衣服就是证据!”

  十四班的人哪里还能容忍,战火一触即发。

  其实国际二班的人也就是打嘴炮厉害,打起架来真不敌厉闻深和燕忆南他们。

  本是想用嘴炮来拖延时间,没想到这嘴炮的激怒功效一等一的绝。

  十四班一个个如同开了挂,全身buff加成。

  国际班渐渐处于弱风,挨了不少皮肉之苦,不知道谁在混战中喊了一句:“去隔壁搬救兵啊蠢货!”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  观战的人还愣着在这干什么,他们班虽然没有大佬,但隔壁班有啊。

  顾之珩、江弛越……

  哪个拎出来不可以教训这群高一的小屁孩?

  顾之珩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可能请不动,而且今天身体状况欠佳,江弛越就不一定了。

  他最近心情明显很好,就差没把春风得意四个字写在脸上,说不定就愿意帮他们忙呢?

  当即有一人一马当先,冲向隔壁。

  他穿着一件亮黄色卫衣,飞快地穿越人群,像一道耀目的闪电。

  平时他都找不到和顾之珩套近乎的机会,现在突然有了,怎么能错过?

  结果隔壁班里坐着的人并不是很多,很大一部分都出来观战了。

  举目望去,顾之珩并不在教室里,也不在走廊上。

  还好江弛越在座位上。

  据说一天中十次看见江弛越的时候,可能有九次他在补眠。

  闪电男小心翼翼地碰了下江弛越的胳膊,把他从睡梦中唤醒。

  小心翼翼地用手语示意,让江弛越把耳机摘下。

  小心翼翼地告诉江弛越外面发生的纷争,希望他能够前去支援……

  下一秒,他就被江弛越抡在了墙上。

  江弛越一身起床气,语气比厉闻深更凶戾:“你说什么?你们他妈敢搞我真真?!!”

  纪乔真一下课就被顾之珩拉上了天台亲热。

  顾之珩的烧还没有退,身上的气场却一点没弱,眉眼依旧落拓不羁。

  只是脚步有些虚浮,透出点虚弱来。

  纪乔真抬手,替他扣上了领口的扣子,眉头皱皱:“你怎么不回家休息。”

  顾之珩平时出勤率十分堪忧,这会儿发着高烧,反倒坚持着上课。

  顾之珩把他拉进怀里,大掌扣住他的后颈,按得很紧。

  “还不是为了等这一刻?”

  “你说你天天待在我家里多好。”

  纪乔真脸蛋贴着他的胸膛,被按得“唔”了一声。

  顾之珩指腹摩挲着他雪白的耳垂,低叹道:“好想吻你。”

  纪乔真仰头看着他,眼眸透亮:“那就回去好好休息,等你病好了,想做什么都没有问题。”

  顾之珩轻舔了下上颚,低低笑了声:“好。”

  顾之珩生病了,甚至没带书包来,自然没什么带回去。

  送顾之珩出了校门,纪乔真径直去了高二教学楼。

  远远地,就听到了国际二班门口传来的动静。

  纪乔真神色一凛。

  他是想让子弹飞一会,但没想到厉闻深会带领十四班人打起群架。

  他加快脚步上了楼。

  厉闻深看见纪乔真,用袖子擦掉鼻血:“乔真哥,我可没恃强凌弱,我在教他们做人!”

  国际班一群挂了彩的学长们怒目瞪着他,什么恃强凌弱?他们才是强好吗!

  可是他们此刻偏偏强到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浑身上下都疼得要命。

  “没有怪你。”纪乔真掸了掸厉闻深身上的灰,轻声说,“只是能用口舌解决的问题,我们就不要浪费力气了。”

  他语气温和,眸子蕴着柔软的光。

  厉闻深感动得想落泪,鼻子都有点酸。

  想到纪乔真被这群人欺负,就觉得他们实在是可恶。

  纪乔真转过身去,神色一冷:“是纪佳薇说我偷了你们班班费的?”

  纪佳薇皱了皱眉,从隔壁班走出来,从鼻腔里哼出一声:“是我,怎么样?”

  既然纪佳薇的证据是他来过国际二班,而且和蔺辞说了话,那他自然可以以牙还牙。

  “要我说,偷班费者另有其人,而且我有确凿的证据。”纪乔真道,“而你本身就在国际二班,还和那人说了话,不出意外,班费就是你和他合伙偷的。”

  他戏谑一笑,“何必通过指控我来掩人耳目呢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呆桃啵啵茶3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开心就好啦40瓶;清水20瓶;buddy格格、冰镇西瓜、53258942、2609573710瓶;深世xy5瓶;润如玉行无双、白白爱吃肉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