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13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83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1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3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13

  “我本来想的也是一边捕鱼一边慢慢刷,这不是担心顾之珩出去瞎撩,祸害纯良少年么。虽然这次刷的是比较快,但我也是付出了代价的——阿嚏!”

  纪乔真说着,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。

  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,因为肆无忌惮的接吻,他真的被传染感冒了。

  1551波浪线嘴:“宿主多喝热水。”

  虽然宿主表面上还睡着,但他看起来就是有一种惹人心疼,还有惹统心疼的能力。

  纪乔真在心里揉了一把统毛,“好。”

  昨晚他只套了件顾之珩的上衣,没穿长裤,扒在顾之珩身上,以一个过分亲密的姿势睡了一宿。

  后来他是真睡了,也没有感知,现在清醒过来,那股热量仍烙着他。

  睡前是怎样的,醒来还是怎样的。

  纪乔真无意识揉了揉鼻子,睁开眼睛。

  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,还是被顾之珩的黑眼圈惊了一跳。

  皮肤白的人,稍微有点眼圈,是很明显的。

  他声线担忧:“你昨晚烧得很难受么?怎么不叫醒我?”

  茶到1551给他点赞。

  在早上招惹血气方刚的男生,总归是一件危险的事情。

  顾之珩啧了一声,掐着他的下颌盯了一会儿,然后把他翻了个身,倾身压在身//下,语气沉沉,“是很难受,你说怎么办?”

  “唔唔。”

  纪乔真被烫得不轻,他觉得他已经感受很久了,不需要再感受了。

  顾之珩却把他发颤的手背锢进掌心,近乎一种绝对的压制:“这就怕了?”

  纪乔真紧张得整个身子都在抖。

  耳边接着响起拉开抽屉的声音,还有一阵翻找物件的声响。

  禁不住浮想联翩,也抖得更厉害。

  顾之珩按住他的腰,嗓音磁性又蛊惑:“别动。”

  说着把他的衬衫衣摆掀了起来,露出大片白皙细腻的肌肤,还有完美惑人的腰臀曲线。

  是非常直观而且有冲击性的画面,顾之珩的动作有片刻的停顿。

  下一瞬,纪乔真腰部传来一阵让他忍不住瑟缩的凉意。

  先是和清晨空气的亲密接触,其后是冰凉的喷雾。

  原来顾之珩从抽屉里拿出来的是云南白药。

  纪乔真乖了下来,为刚刚的脑补感到脸热。

  顾之珩大手在纪乔真的淤青处按揉,把药雾推开。

  少年腰身漂亮得过于惊心动魄,手感也是无法用语言比拟的好。

  顾之珩视线始终没移开,喉结滚动:“别让别人这么碰你。”

  纪乔真气弱道:“……上药也不行么?”

  顾之珩眸色暗沉下来,视线顺着他腰部的淤青往下,声音也带上了一丝冷冽:“你还有这个打算?”

  他心里一闷,按揉腰的力度也随之加大。

  纪乔真忍不住啊了一声,软乎乎的,尾音绵长。

  他颤着声道:“没有,好多天了,应该已经好了。”

  顾之珩生病了,脑海里又上了高速,嗓音哑上加哑,“你太高估自己了。”

  顿了顿,又附在他耳畔,低沉诱哄,“快点长大。”

  纪乔真感觉自己屁股蛋儿被揉了一把。

  虽然隔了层棉质内裤,依旧挺疼。

  接下来就到了早餐时间。

  如今纪乔真手艺有很大的进步,不像过去,只会做单一菜品。

  做饭永远是促进关系亲密的绝佳时机,但顾之珩好感度已经刷满了,他的懒癌也随之发作。

  而且听说顾之珩常年独居,不喜欢保姆待在身边,外面的酒店又吃腻了,做饭水平意外不错。

  这是不是意味着等顾之珩病好了,他也可以享受享受了?

  当然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,纪乔真晃晃悠悠地起身。

  “我去给你做早餐……阿嚏——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又重重地打了个喷嚏,眼圈也红红的。

  在顾之珩眼里,他打喷嚏的模样都有几分可爱,身形的虚弱又让他有几分心疼。

  他伸手一捞,把人捞到了自己怀里,眉眼压得有些低。

  “谁让你做了?走路都走不稳。”

  说罢拿出手机,拨了个号码,没过多久,高级餐厅里的餐点送货上门。

  纪乔真想,怎么着顾之珩也是发烧,而他只是感冒。让顾之珩去取,显得他有些欺负人了。

  刚刚站起身,顾之珩看着他穿着自己的衬衫,衣摆下两只白晃晃的腿,又强硬地把他塞回被子里。

  “你就在房间里待着,别出来。”

  顾之珩话音落下,自己进了衣帽间。

  纪乔真想,他又不会不穿裤子就出去见人。

  抬眼间,顾之珩已经换了件长款衬衫。

  他很少穿长款,今天换上是为了遮挡尴尬。

  这样的款式却很有型,显得身形修长,像模特明星。

  取完早餐,顾之珩单手托起他的臀,抱着他去洗漱。

  这是纪乔真第一回刷牙都不用自己动手,对方还是个病号。

  他满嘴泡沫支支吾吾,顾之珩的动作却很强势,没有留下拒绝的余地。

  至于在顾之珩家里吃早餐的气氛,则比在校园里更缱绻。

  纪乔真是坐在顾之珩怀里吃的。

  刚睡醒没多久的惺忪,加上感冒生病特有的困顿,让他从头到脚都软乎乎的,连头发丝都透出可爱。

  顾之珩明显是忍耐得很艰难,目光一直在他唇上飘,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拆吃入腹。

  但既然他感冒了,也不好继续吻他,只能多喝一喝热水,缓解喉咙的渴意。

  黏黏糊糊的早餐过后,纪乔真提出离开的时候,顾之珩神色明显一僵。

  他以为纪乔真会再陪他一天。

  但又拿他没辙,他昨晚就是请假出来的,这周末的作业也还没写。

  只能让他喝完药后,把他送回学校。

  顾之珩发着高烧,却执意送他。

  现在正是爱意高涨的时候,纪乔真就允许他黏这么紧了。

  分别后,纪乔真没急着上宿舍楼,转眸望了眼他的背影。

  这一眼竟然望对了。

  织得密集的雨帘里,顾之珩的身影旁,此刻还站着另一名男生。

  纪乔真眯了眯眸,仔细辨认了一番,竟然是桑昱。

  桑昱走向顾之珩,在他面前说了什么,随后离开。

  所以就算顾之珩不准备去那场聚会,桑昱还是遇见了顾之珩,还是发现了他发烧,还是准备去给他买药。

  纪乔真收获了些经验,知道某些关键的剧情点可能难以撼动。能改变走向,但不一定能阻止发生。

  那么桑昱送顾之珩的药是不是还可能到蔺辞手上,桑昱是不是也可能继续陷害蔺辞?

 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等桑昱偷完班费再行动就太被动了,不能失去先机。

  纪乔真握紧了手上顾之珩给他的袋子,里面装着一盒崭新的感冒药。

  餐厅招进了一批新的员工,各个在考核期安分守己。

  蔺辞没有再被针对,迎来了前所未有宁静的工作环境。

  昨晚纪乔真加上了他的好友,除了给他转账,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蔺辞僵硬地捏着手机,不敢想自己在期许些什么。

  他从来没有奢望更多的资格,却反反复复,不受控地点进对话框。

  一晚过后,头像的那抹亮色,终究还是亮了起来。

  “蔺辞,这两天变天了,记得多穿点,小心别感冒了。”

  纪乔真特意加上了称谓,是为了告诉他,这不是群发,也没有发错人。

  蔺辞垂了垂眸。

  这是他十几年的人生中,收到的唯一一句关心。

  第二天,纪乔真起了个早。

  大雨依旧没停,不留余力地冲刷校园,把夏天的余温彻底送走,带来簌簌的寒意。

  这种天气不适合晨跑,纪乔真给裴野发了消息,对方很快给他回了张emoji笑脸,是他们心照不宣的默契。

  纪乔真去了趟高二国际一班,顾之珩的身高是班上最高的,和他一样,座位在最后一排。

  他从后门望去,发现他抽屉果然多了盒感冒药,是很难买的那个品牌。

  不出意外,是桑昱放进去的。

  蔺辞收了伞,走进教室。

  他的伞没有被餐厅员工弄坏,让他此刻没有浑身湿透的狼狈。

  但这把伞用了很多年,到底质量欠佳,被狂风吹翻了几次,他的头发被雨水打湿,衬得肌肤苍白脆弱,气质清寒冷冽。

  蔺辞把雨伞放在教室后面后,走向自己的座位,眼神忽然定住了。

  他的抽屉里正躺着一盒感冒药,包装崭新。

  蔺辞动作微微一顿,眼前蓦然浮现出一张面孔。

  胸膛攀上温度,一点点地热了起来。

  直到上课前,桑昱交作业时,瞥见蔺辞的抽屉里的药,眼皮倏地一跳:“你怎么会有这盒药?”

  这个品牌的感冒药是药界的网红款,非常难买。他昨天跑遍半个城市,也只找到一盒。

  桑昱皱眉问:“不会是你喜欢的人送的吧?”

  听到这两个字眼,蔺辞心脏重重一跳。

  望向桑昱时,眸子里却侵上冷意。

  桑昱本是不确定地一问,却从蔺辞的神色中察觉出什么,手背鼓出青筋。

  这时有人插了句嘴:“啧啧,蔺辞也有喜欢的人?那喜欢的人眼光得多差啊,能看得上他。”

  不等蔺辞指骨捏得发白,桑昱先攥紧了拳:“你他妈说什么呢?!这是重点吗?!”

  蔺辞发寒的视线中,他们推推搡搡地走远了。

  整个周末过去,纪乔真都没有回家,纪佳薇和纪嘉南的关系却逐渐变得僵硬。

  纪佳薇总觉得她的哥哥变了,这种变化很微妙,带给她的感受却很鲜明。

  她坐进教室后,心血来潮,给纪乔真发了条短信。

  “你最近住哪去了?今天来我班上找我一下。记得别喊我姐姐。”

  为了避免别人知道纪乔真是纪家人,她从不准许纪乔真靠近他们班。

  今天这条短信对纪乔真而言是一种难得的施舍,不管他怎么离家出走,收到以后,都应该都是振奋的。

  纪佳薇以为自己做了回大善人,却迟迟没有收到纪乔真的回复。

  她有些烦躁,心里告诉自己,她对纪乔真的消息向来不屑一顾,却不知怎地,每过段时间都会看一眼。

  收件箱一直没有新增消息。

  直到两节课后,纪佳薇才收到了一个问号。

  “?”

  只有一个简洁的,颇具嘲讽意味的问号。

  纪佳薇胸口瞬间窜起火焰,噼里啪啦地回复:“让你来就来,有事找你!”

  纪乔真这次倒是很快回复了她。

  “你有事找我,为什么是我去你们班,你腿断了?另外我很忙,你来找我我也不一定有时间见。”

  和她比起来,他的语气要云淡风轻得多,纪佳薇却气得想摔手机,纪乔真今天吃错药了?

  她憋不住火,编辑了一长串发送出去,再没有得到回复。

  又打了个电话,才发现已经停机了。

  殊不知在昨天,纪乔真只往原来的手机号上充值了两角钱。

  又过了一节课,纪佳薇出门上厕所,迎面碰上纪乔真。

  这算是纪乔真离开纪家后,他们打的第一个照面。

  纪佳薇看着眼前脱胎换骨的少年,愣了愣神。

  他的外貌和过去截然不同,从阴郁孤僻得让人避之不及,到如今容貌惊艳到璀璨耀眼。

  她心里泛起了一丝微妙的情绪。

  可是不管怎么样,他最后不都来找她了吗?

  旁边的人各个都很兴奋,七嘴八舌:“佳薇,你竟然认识纪乔真?回头分享一下手机号好不好?”

  “我问了一圈都找不到加他的人,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。”

  纪佳薇气得鼻子都歪了。

  什么时候认识纪乔真都成了荣耀?

  这是什么值得惊叹的事情吗?

  她巴不得纪乔真别说认识她才好呢!

  纪佳薇却需要端着涵养良好的形象,表现出的俨然是一幅友善学姐的模样:“真真你来了啊,我们这边说话。”

  周边人看向纪佳薇的眼神充满羡艳。

  纪佳薇竟然喊纪乔真真真,可见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吧?

  纪佳薇虽因纪乔真风评的好转感到十分不爽,却抗拒不了他们羡慕的眼神。

  她从中感受到了几分矛盾的快意,骄傲地抬了抬脸。

  纪乔真却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,态度异常疏离:“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。”

  周围登时响起嬉笑声。

  有人在喝水,直接一口“噗”了出来。

  纪佳薇长得漂亮,在年级里很出名,估计觉得自己魅力无人能抵,是个学弟都会被她俘获。

  眼下情形未免过于尴尬,议论声越来越大,没有收敛的趋势。

  纪佳薇脖子都烧红起来。

  她确实不想让纪乔真承认和她的姐弟关系,但不是现在。

  纪乔真真的飘了。

  他以前绝不是这样的。

  可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纪乔真竟然走向了蔺辞的座位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呆桃啵啵茶3个;受受omega2个;我是有名字滴8888、瑄瑄纸1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35927291306瓶;人外好可~40瓶;黎夜36瓶;想亲我家宝宝30瓶;子鸠20瓶;3975097316瓶;53258942、nkkkk、醒醒我们去喝奶茶、我爱你、月曾看花落、2609573710瓶;ΒΑekhΥΛn、buddy格格5瓶;海棠花语4瓶;_舍舍伽_3瓶;哇塞塞塞、爱好学习的布叽、白白爱吃肉、白梓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