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09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79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09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9章 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09

  纪乔真和顾之珩之间虽然没有捅破那层关系纸,但那日他主动换上“情侣装”,似乎已经默认了他们关系的非比寻常。

  自此,顾之珩开始履行身为模范男友的义务,比方说,承包他的早餐。

  纪乔真早上会去操场跑步,出门的时候天刚蒙蒙亮,几圈跑下来,再把计划中安排的知识点背完,时间依然很早,校园里没有人烟。

  纪乔真不会告诉顾之珩他每天早起跑步,更不会告诉他他和裴野的相识,往往等收了汗,乖巧地踱到宿舍楼下,装作刚起床不久,收拾完东西下楼的模样。

  顾之珩过去习惯性地翘课、迟到,第一节课能赶到已实属不易,上午永远耷拉着眼皮,困倦而冷淡。

  这周为他破例起了大早,从意式餐厅带来昂贵的早餐,这些都是原主从来没有吃过的,也没有见过的。

  纪乔真没有流露出夸张的神情,眼睛里却闪烁着细碎的光亮,真实的喜悦。

  顾之珩总是坐在他身侧,亦或是他对面,偶尔陪着他一起吃,更多的是盯着他看。

  纪乔真吃早餐的模样很乖,喝牛奶的模样更乖。

  一双纤长洁净的手捧着牛奶杯,一口一口,前额的发微微垂落,发质看起来很柔软,让人心里微痒,忍不住上手去揉。

  顾之珩也常常这么做。

  和纪乔真比起来修长宽大的手,盖在他的发顶,像在蹂//躏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。运气好的话,还可以听见少年软乎乎的低哼。

  这让他的眼神里和动作间,不由自主地带上宠溺。

  直到杯中的牛奶一点一点地到底。

  如果不是快上课了,他想把纪乔真唇上的奶渍一点一点吻掉,把他眼圈都欺负红。

  周末,顾之珩带着这样的打算起床。

  他醒得和平时一样早,带了比平时更丰盛的早餐,站在纪乔真宿舍楼下,等着他下楼。

  纪乔真无论穿校服还是私服都很好看,会给人带来眼前一亮的惊喜。

  今天他穿了件藕粉连帽衫,衬得皮肤如同雪色,安静又漂亮。

  顾之珩把他牵到校园的长椅,递给他用环保餐盒装好的早餐。

  他在心里做了无数计划,游乐场,电玩城,密室逃脱,邻省古镇。

  如果纪乔真不愿出远门,带他去别墅里看电影也行。

  但他没来得及把计划说出口,就看见少年的淡粉色唇瓣轻轻翕动:“今天我也要去上课。”

  顾之珩眼睛眯起来,低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纪乔真轻声回答:“我周末也要上课,是在培训机构报的一对一辅导课,可能会持续一年的时间。”

  顾之珩等周末等了好几天,这会儿被气乐了,伸手扣着他的后脑,拉近和自己的距离,嗓音低哑深沉:“怎么不早点告诉我?怕我不让你去?”

  纪乔真缓慢地眨了下眼:“你……肯定会让我去的对吗?”

  他的眼眸纯净剔透,充满信任和期盼。

  顾之珩心里的气球如同被扎了个孔洞,一下泄了气。

  他拿他没办法,伸手在发顶重重揉了一下,宣泄着心中的不快:“就这么喜欢学习?”

  纪乔真声音软软的,却有些闷:“我和你们不一样,我必须要学习。”

  顾之珩不以为然,薄唇微微一掀:“没什么不一样,毕业了来找我,帮你安排工作,想要什么岗位都可以,嗯?”

  纪乔真很坚持地摇了摇头:“我信一句话,才不配位,必有灾殃。”

  顾之珩“啧”了一声,大手下移,戏谑性地盖住了他的眼睛。

  少年的眼睫毛像小刷子,在他的掌心轻轻扇动,在他心脏最柔软的地方挠着痒。

  唇瓣则红嫣嫣的,因他猝不及防的举动轻轻张开,露出晶莹的贝齿,格外招人。

  顾之珩眼眸一暗,脑海里蓦地多出了一些黄色废料,想把他眼睛蒙起来,手腕铐起来,哪儿也去不了。

  但纪乔真确实和他不一样。

  他没有他这样显赫的家境,在过去也没有一个好的学习成绩,仿佛天生就是受人排挤的。

  年级里关于纪乔真的冷嘲热讽,他也时常耳闻,如果不是觉得他好欺负,薛自明也不可能向他提起这个赌约。

  顾之珩向来对学习嗤之以鼻,更不会相信什么公平性。

  但此时此刻,他竟希望纪乔真成绩好一点。

  就算纪乔真看起来云淡风轻,好像对这一切不甚在意,他也不希望他再受到任何伤害。

  希望世界上能少一些针对他的欺负,多一些属于他的赞美。

  否则他会心疼。

  这于他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感体验。

  纪乔真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恶作剧似的作弄,怔了怔后,唇角弯出笑意。

  即使用手遮挡住了他的眼睛,顾之珩也能脑补出来,此刻纪乔真眉眼弯弯的乖软模样。

  他的嗓音也很软:“好了,你别闹,等高考结束,我把时间都补给你。”

  顾之珩低哼一声,高考结束——想得倒挺远。

  心里却泛起一丝甜。

  纪乔真十指并用,把他的手从眼前挪开,露出一张昳丽无双的容颜。

  但他眼中的笑意却在某一瞬间凝固了,神色也多了一丝僵硬。

  顾之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面色同样紧绷起来。

  来者是他前阵子暧昧不清的小男生,夏清扬。

  他从宿舍楼下来扔垃圾,看到他们依偎在一起,投来错愕的,夹带着审视的目光。

  夏清扬本该上楼,想了想,还是觉得不甘心,迈着步子向他们走来。

  顾之珩眉眼间染上戾气。

  他终于在纪乔真的神色间捕捉到了一丝裹挟着醋意的不愉快,但这样的醋意并没有让他心情好转,反而愈发糟糕。

  心烦意乱之时,纪乔真拉着他起身,双手攥着他两臂,迫使他身形侧了侧,背对着夏清扬,正对着他。

  顾之珩正紧张他要做什么,下一瞬,少年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喉结,印上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吻。

  顾之珩身形一栗,过电般的酥麻遍及全身,脑海里有无数簇烟花盛放。

  他尚未来得及反应,纪乔真又微微偏头,吻了吻他绷紧的下颌。

  顾之珩彻底僵住。

  他垂下眼,无比清晰地看见少年轻轻颤抖的睫毛,微微发烫的耳尖。

  阳光从树梢抖落细碎的光影,落在他白皙挺直的鼻翼,像故事书里裁剪下来的精美插画。

  顾之珩眸色渐深,喉结上下一滚,伸出手,试图钳住他的下颌。

  但纪乔真后退了一步,唇畔的笑容温柔明亮:“你的朋友好像有事找你,你们先聊,我去上课了,晚上见。”

  顾之珩愣怔的片刻,纪乔真已经转身离开。

  他的背影逆着光,从头到脚都诠释着美好二字。

  站在夏清扬的角度,顾之珩身高腿长,肩膀宽阔,背对着他的时候,把纪乔真的身形完整笼罩。

  他看不清他们是在说话还是在亲吻,却知道他们的举止远超出寻常人的亲昵。

  那一瞬间,所有的血液都好像涌上了头顶。

  知道顾之珩风流,和亲眼看见带来的冲击力完全不同。

  夏清扬心脏紧缩,脚步虚浮地走上前去。

  顾之珩却微眯起眼,脸庞上覆了层冰冷的寒色。

  检测到顾之珩的好感度飞跃式上涨,1551发来贺电:“欲擒故纵大法好。”

  随着顾之珩馋了好几天的亲吻和醋意一口气得到满足,好感度竟也一口气快冲到了满格,进展可喜可贺。

  但它心里又隐隐有些担忧,这种程度就快满格了,以后岂非又要爆……

  纪乔真心情却十分轻松愉悦,他不是真的要去上辅导课,这样说是因为周末的大好时光不能浪费在顾之珩身上,应该用来学习和……钓鱼。

  他给的甜枣换取了顾之珩的信任,意味着如果不翻车,接下来一年的周末时间,他都可以用来自由支配。

  “不说他了,知道我们约会的宗旨是什么吗?”

  1551乐不可支:“以约会之名,行捕鱼之实。争取每一次约会,都能有所收获。”

  不等纪乔真多说什么,它已悄悄发誓,遇见目标人物,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。

  像今天这样的好天气……纪乔真去赴了江弛越的约。

  江弛越推荐的餐厅是烛光晚餐的盛地,午餐也不失奢华浪漫,非常适合情侣约会。

  他安的什么心思昭然若揭。

  而江弛越更是精心拾掇了一番,化了淡妆,喷了香水,风流又骚包,桃花眼内勾外翘,笑起来像个妖孽。

  “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就给你随便买了点。

  纪乔真知道,江弛越的随便买了点,绝不可能是一点。

  转眸看去,座位上放置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,打着浮夸的蝴蝶结。

  厉闻深他们三人合力都买不起的表,在江弛越这边如同批发。

  还有各种价值不菲的奢侈品,品类多有重复。

  纪乔真:“我不收这些,你拿回去。”

  江驰越扬了扬下颌:“你别客气,我不差钱。”

  纪乔真:“再怎么不差钱,钱也不是这么败的,你都拿回去退了,否则以后我不会和你出来吃饭。”

  江弛越意识到纪乔真语气的严肃,悻悻道:“你认真的啊?”

  纪乔真:“认真的。”

  江弛越:“那你有什么缺的东西没有?”

  纪乔真想到厉闻深他们给他买的教辅,已经足够他刷三年,认真地摇了摇头。

  江弛越目光在纪乔真身上快速打量了一圈,也觉得他看起来什么都不缺。

  虽然纪乔真不像他们那样家境优渥,穿的衣服也不是奢侈品,举手投足却尽显完美,像是养尊处优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乖宝宝。

  他们这些富二代、纨绔子弟,气质还不一定比得上他。

  江弛越若有所思,既然物质上都有了……

  他呲出一口白牙:“那你精神上有什么需求,随时来找我,我可以提供非常完备的心理咨询服务。”

  纪乔真动了动眼皮,唇线微绷。

  看着少年的脸色趋向于面无表情,江弛越意识到哪里不对:“不是,我没有说你心理有问题,是说遇到什么挫折,什么苦闷,都可以找我诉苦,你越哥最不怕给人当垃圾桶,听到没?”

  纪乔真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,这是指他可能被顾之珩追上再抛弃,如果受到心理创伤,可以找他疗愈。

  江弛越的试探印证了他的猜测:“你最近有没有什么……比较喜欢的人?”

  纪乔真神情松动,点了点头。

  江弛越没料到他肯定得这样快,心脏被攥住一般,差点没呼吸上来。

  他啜了口柠檬水,神情蔫巴地安慰自己,男子汉大丈夫,这点醋还是要吃得起的。

  随后猝不及防地听见纪乔真放缓的声音:“你……我就挺喜欢的。”

  这句温柔的话震在耳膜上,江弛越握着杯子的手一抖,心脏开始狂跳,让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呼吸机。

  他也不好意思问纪乔真的喜欢是哪种喜欢,那就让他停留在现存的美好幻境中好了。

  江弛越舍不得让纪乔真请客,一早充值好了会员卡,同时和餐厅打好招呼,纪乔真的全部消费直接从他的余额里扣。

  以后纪乔真要是带朋友来,报他的名字就可以。

  因此点起餐来一点不手软,把铺张浪费四个字演绎到极致。

  江弛越正乐此不疲地打着勾,忽然间,餐桌上落下一道纤长的影。

  他抬起头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面孔:“蔺辞?”

  纪乔真侧目,看见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年,身形清癯挺拔,眉眼冰雪般寒冷。

  “捕鱼了!”1551业务在线,及时递来资料卡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受受omega、呆桃啵啵茶3个;人外好可~1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4968090366瓶;buddy格格、人外好可~40瓶;让礁、欤欹35瓶;网抑云是烂梗刷梗bdhs、特维德尔、二月20瓶;白梓18瓶;子鸠15瓶;桔子酒、45857086、林姣娇气包、作业是痛苦的、北林10瓶;润如玉行无双、卖女孩的小火柴~8瓶;绵棉呀~7瓶;话梅糖没话梅、香酥、至秦、沈劳斯的腰断了、洛阳、我爱你、_舍舍伽_、陌上桑5瓶;瑄瑄纸4瓶;海棠花语、辞安。3瓶;忒修斯之船2瓶;莫关山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