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7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63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7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3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7

  网友们先是惊后是怒。

  惊的是从未公开露面过的郁斯年会公然出现在镜头之下,而且拥有这般得天独厚的外貌优势,年轻得令人喟叹。

  怒的是就算他有滔天的权势,也不能肆无忌惮对影帝大打出手,再众目睽睽之下把纪乔真从节目组带走。

  众人拾柴火焰高,?个人不敢和郁斯年刚,?群人未必不敢,更何况所有人躲在网线背后,郁斯年就算有再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有闲情逸致把他们全抓出来。

  这不统计不知道,?统计吓?跳,郁氏旗下拥有众多产业,各个都是行业翘楚。无数为他们熟知的品牌,要么出自郁氏旗下,要么有郁氏入股。

  但若郁斯年不站出来把这件事解释清楚,他们就会义不容辞地把这些品牌全部拉进黑名单。

  刚开始媒体畏惧郁氏的权势,不敢大肆发布相关新闻,眼见众人义愤填膺,愤怒值高涨,也慢慢参与进来。

  郁斯年不是全然没考虑过舆论风波可能带来的影响,他在镜头下对陆辰逸已经有所收敛,镜头撤走后更是只重伤他的腹部,否则凭他对纪乔真的所作所为,他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。

  甚至于把纪乔真带离节目组,都已经备好措辞,因纪乔真有急事所以带他离开,也因这急事,纪乔真无法参与后续录制。

  只是没想到?语成谶,意外频发,纪乔真实打实地碰上急事,如今不在他身边,不为他掌控。他甚至联系不上他,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  若按照原定说辞,?方面无法汇报纪乔真的平安,?方面纪乔真无法出面为他佐证。如果纪乔真不经意拆穿他的谎言,无疑会把局面推向更糟糕的境地。

  郁氏被迫发了声明,网友不信,郁氏利用权势压下沸沸扬扬的舆论,引起了更激烈的情绪反弹。最后遭到重创,股价跌停。

  郁斯年不是没有考虑过舆论的影响力,却是严重低估了它。他看着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指责,苍白的病容上浮现出?丝罕见的迷茫。

  郁呈则大病初醒接到这个消息,喷出?口老血,再度气晕了过去。

  纪乔真外婆病危,给他打电话的是宋氏的医生。

  来自宋砚的未接来电也很多,因为情况危急,手机电量不足,纪乔真直到在郁斯年病房充电时才发现。

  他报了平安,从?家医院奔赴另?家医院,抵达的时候,宋砚已经等候在那里。

  男人?身深灰色手工西装,眼睛里布满红色血丝,看见他后,上前?步抱住了他,心头思绪万千,双臂肌肉微微颤抖。

  纪乔真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背,轻声道:“我没事。”

  他被捂在胸襟,还戴了口罩,嗓音听起来有些闷,却真实存在,宋砚竭力让自己从剧烈波动的情绪中缓和过来。

  郁斯年有多疯,他略有感知,但还是未曾想象,他可以把庞大的郁氏置之不顾。

  这意味着郁斯年把纪乔真带走,即使宋氏对郁氏施压,郁斯年也可能孤注?掷,拒绝把纪乔真交出来。

 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,宋砚感受到?种名为失去的巨大恐慌,比过去的人生中经历的所有情感都要强烈。

  如果不是郁斯年在路上发生意外,那么就算日后宋氏发展得再壮大,他的人生也将失去色彩。

  宋砚没有在消极的状态停留太久,恢复到如常的沉着冷静,带纪乔真换了身干净的衣物。

  当纪乔真把口罩摘下,看到他比往日都要殷红的唇,不用想也知道郁斯年做了什么,?时间心头酸涩难忍。

  他就近买了支润唇膏,对着纪乔真的唇线遍遍描摹,直到看不出明显的异样,方才牵起他的手,向通往顶楼的vip电梯走去。

  即使宋氏派去了最顶尖的医疗团队驻守,也终究无法扭转老人发现病症后迅速垂危的命运。她?辈子省吃俭用,病倒后更是瘦骨嶙峋。

  但依然有些东西悄无声息地改变了,比如她的精神,出乎意料的矍铄,和原剧情中的灰败消沉截然不同。

  老人这段时间?直靠看《旅行》度日,心情保持在高度愉悦的状

  态。恰好这几天做了很多检查,没有看见纪乔真被带走的?幕,也不知道纪乔真去郁宅生活过?段时间,只以为他过得很好。

  也许是因为占了原主的壳子,也许是因为在原来的世界里,他也有?个这样疼爱他的亲人,纪乔真眼眶很热。

  他希望原主的外婆能凭借乐观的心态活得更久?些,如果命运垂怜,他愿意为了这个世界唯?的亲人,在这个世界多停留?段时间。

  纪乔真紧紧握着老人的手,亲吻她枯槁的手背,眼里有淡淡泪意:“外婆,你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老人苍老的眼角微微弯起,慈祥地笑:“能不能好起来都不重要,看到你画得这么好,还有这么多喜欢你的人,外婆已经没有遗憾了。”

  《旅行》给全体嘉宾和工作人员放了短假,第二期录制即将开始。

  纪乔真脱离了郁斯年的桎梏,时间自由,却依然不准备参加,他想留在医院里,陪伴外婆走她人生中的最后?段路。

  对于他这次的缺席,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知道,外面定然是众说纷纭。

 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出面,?个念头从他脑海中闪过。

  他想要郁斯年反思,而非郁氏彻底倒台,人心惶惶。

  郁斯年坚决不同意转到郁呈则住院的地方,是纪乔真送他来的这里,多多少少沾染了他的气息,他舍不得离开。心中更抱着?丝希冀,觉得纪乔真会自己回来。

  郁呈则是老?辈人,当年风头最盛的时候,互联网还很不发达,消息的传播速度远远比不上现在。

  郁呈则可谓焦头烂额,被网络舆论打得措手不及,身体稍微康复些,便拖着病体来找郁斯年。本是想商量对策,看到他却按捺不住情绪翻涌。

  “我没有拦着你去找他,但不是让你用这种方式!那边烂摊子还没收完,你又给我捅个这么大窟窿,郁氏怎么会有你这个逆子!”

  郁呈则劈头盖脸痛叱之时,?串陌生的号码打进郁斯年手机。

  郁斯年习惯性蹙眉,听倦了

  郁呈则的斥责,接通了电话,音色却是他最熟悉的少年音。

  “郁斯年,我是纪乔真,我愿意出面帮郁氏说话,但希望你能答应我?件事情。”

  郁斯年瞳孔微微晃动,想问他在哪,什么时候回来,喉结颤了又颤,却好似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。

  “不要问我在哪,我不会告诉你。我希望你能从这件事中得到教训,以后也不要重蹈覆辙。还是那句话,强迫,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纪乔真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,替他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,“我要你答应的事情和你我之间无关,具体要过段时间才能说,你答不答应?”

  郁斯年沉默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艰难道:“好,我等你来看我。”

  郁呈则见郁斯年的眉目比往常柔和了不止?星半点,这还是他头?回在这个性情冷漠得和他如出?辙的独子身上看到这种情绪,不详的预感浮涌上来,深深蹙起了眉:“谁的电话?”

  郁斯年薄唇紧抿,没有作答。

  十分钟后,纪乔真录制的视频由《旅行》官博上传到网络。镜头下,他容颜依旧漂亮夺目,眼皮却微微红肿,眼眸是水洗般的清澈。

  他解释说家里出事了,不得不离开节目组,郁斯年是他的朋友,那天带他走是因为事出紧急,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,十分抱歉给大家带来困扰。

  纪乔真长相清纯无害,循循善诱,不似作伪。多数网友不但信了,还心疼得不行,完全不介意前阵子义愤填膺错了地方。他们纷纷在网络上安慰纪乔真,?切难关都将度过,?切不好的都将变成昨天。

  有?部分人仍旧存疑,觉得他受到了郁斯年的威胁,希望他有机会能回来继续录制综艺,让大家彻底放下心。

  总体来说,郁氏的危机得到了暂缓,只是陆辰逸和郁斯年的私人恩怨仍是未解之谜。

  郁呈则扶着额,心里?块巨石落地。

  原来他就是纪乔真,确实好看得不太像话。

  郁斯年盯着屏幕里的脸孔,久久出神。

  接下来的?个月,宋砚和

  纪乔真?同待在医院,宋枞回国,和宋浔?起操持宋氏集团事务。

  宋枞醉心于学术,对管理集团没有任何兴趣,这些年?直潜心在海外深造,是宋浔把他劝回来的。因为宋砚为集团忙碌了这么久需要休息,追人也确实需要时间。

  也许是这次郁斯年的所作所为带来了紧迫感,让宋砚主动抽身去陪伴纪乔真,宋浔非常支持宋砚的决定。

  他自然相信自家大哥的能力魅力,各个方面都很出色。但纪乔真也很完美,而且越珍视越容易错过,尤其情敌还是那位让人闻风丧胆的郁氏继承人……

  哪怕这可能意味着郁宋之间有?场硬仗要打,也比纪乔真被迫落入郁斯年手上要强,更何况宋氏今非昔比,想必应付郁氏已经不在话下。

  所以他把宋枞游说回来,帮这?个月的忙。

  郁斯年被腿伤困在医院,纪乔真和外婆便获得了极大的行动自由,他们经常下楼散步谈天。

  宋砚还把医院顶楼天台改造成私人花园,更摆放了精致藤椅,无论是磅礴日出还是绚烂日落,都可尽收眼底。

  纪乔真给外婆画了很多张画,老人喜笑颜开,度过了人生最幸福惬意的时光。可惜还是未能抵抗住命运的洪流,?个月后,在?场重要的手术中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消息流传出去,网友们知道了纪乔真所说没有半分谎言,给予老人最真挚的祝福,节哀顺变。

  郁斯年听闻消息,下定决定要去找他。

  墓园坐落于?座山的山顶,层林尽染,落叶纷飞。

  司机在山脚停下车,看着晦暗的天色,犹豫问询:“少爷,您确定要上去吗,这?段路只能步行,您的腿……”

  郁斯年却不假思索地开了门。

  天空淅淅沥沥下起雨,山路崎岖泥泞,他强行拖着?条医生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地的右腿,爬上了山顶。

  郁斯年满头虚汗,唇瓣乌青,却在少年身边看见了另?个男人。

  那人撑着伞,年轻挺拔,低头和纪乔真说些什么。

  像是他在这个

  世界上,与他最亲近的人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_舍舍伽_、独来独往、buddy格格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