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6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62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6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2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6

  天气的恶劣程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,狂风骤起,闪电裂空,郁斯年没有按照既定路线走,就近登了岸。

  岸边的城市也同样被暴风肆虐,树枝狂舞。当时摩托艇登得急,纪乔真没来得及穿救生衣,一趟下来全身湿透,湿漉漉的黑发搭在眉额,苍白的肌肤有种晶莹剔透的质感。寒意侵袭而来,他不自主地打了个寒噤。

  郁斯年眉心拢得很深,脱下外套想给他披上,却发现他的外套比纪乔真还要湿,好在里衬防水,里面的衬衫是干的。他生硬地把纪乔真按进怀里,用胸膛给他传递温暖。

  感受到少年腰肢的细瘦,郁斯年被戾气侵满的心中无端生了些痛意,闷声苛责:“既然受伤了,为什么不好好休息?”

  即使郁斯年用身体挡住了呼啦啦作响的狂风,在气温骤降的暴风雨前夕,寒意依旧无孔不入。纪乔真又打了个喷嚏,抬手揉了揉鼻尖,面无表情地提醒:“我本来就在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你确定?”郁斯年皱了皱眉,想起纪乔真和其他嘉宾在海滨嬉水的场景。他的笑容温柔明亮,身上的衣服被轻微浸湿了也毫无察觉。好在不是盛夏,衣衫不算单薄,否则身材曲线都会被完整勾勒出来。更让他在意的是,纪乔真足底受了伤,伤口不能下水,这档综艺对他来说就有这么重要?

  每当想起这是外界窥见他的窗口,郁斯年就心痛不能自已。所幸他已经把纪乔真带回身边,再不会让他离开。

  这边纪乔真参透了郁斯年意指什么,言简意赅:“你用的这款绷带防水。”

  “那也不代表万无一失,你走路不痛?”

  郁斯年目光掠过少年的足踝,回想起他细嫩肌肤被划破的靡丽场景,到底于心不忍,弓身抄过他的膝弯,把纪乔真打横抱起,声音冷沉沉的:“带你回家。”

  郁斯年做事说一不二,无需和旁人商榷,纪乔真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,已经被郁斯年紧紧摁在胸膛。

  哪怕暴风雨预警已经下发到每一名市民的手机,街道上不见人影

  ,纪乔真依然不习惯在公共场合被这样抱着走。

  郁斯年此刻走去的方向是商场,他准备在归程前先给他买件衣服,以防着凉。雷雨天顾客稀少,他们走进去,无疑会成为全场的焦点。就算他衣服口袋里习惯性地备有口罩,这也已经不是口罩能缓解的尴尬。

  “郁斯年。”纪乔真尝试着商量,“我自己可以走,能不能放我下来?”

  郁斯年双臂死死锢住他,不容置喙:“不可以。”

  纪乔真无奈,偏头在郁斯年线条深邃的锁骨上咬了一口。

  郁斯年忍痛力十级,这样的力道对他来说非但不似反抗,反倒像幼兽的舔舐,他被撩拨得浑身一僵,眸中幽深。若纪乔真再这样不安分,他不会有带他去买衣服的耐心。

  “不抱可以,我背你。”郁斯年想纪乔真可能脸皮薄,把他放下,低声道,“自己上来。”

  纪乔真双脚刚落回地面,又一阵凛冽狂风席卷而来。

  偏在此时,他们正上方一块广告牌突然松动,发出一声骇人巨响,须臾后竟是直直掉落下来,向纪乔真站立的方位砸去。

  郁斯年不容他想,用力地推开他,自己却晚一步闪身,坠落的重物毫不留情地磕中了他的右腿。

  腿骨碎裂的剧痛比平日里的小打小闹强烈百倍,饶是郁斯年再怎么冷漠隐忍,也难以抑制地闷哼出声,削薄紧抿的唇瓣骤然失血。

  纪乔真猝然睁大双眸,迅速翻出手机——意外之后,宋砚让节目组给他塞了个备用机,以防不时之需。但因为准备得仓促,此刻不剩多少电。

  他迅速打量过周遭的建筑和指示路牌,拨通急救电话,简明扼要地说清了所在地点。一通电话结束,手机提示六十秒后关机。

  纪乔真侧头向郁斯年看去,男人额角已是冷汗密布,脸色苍白像暗夜古堡的吸血鬼。

  偏偏天公不作美,积蓄已久的大雨突然兜头泼下,电闪雷鸣,让这座水泥钢筋铸造的城市一眼看去如同末世大片的布景。

  衣服再次湿透,血水交融,纪乔真的声音也被雨水的冲刷声

  削弱了大半:“左腿还可以走吗?”

  郁斯年握住他细白的手指,紧紧扣在掌心,语尾蕴着痛楚的气音:“搀着我。”

  纪乔真没有拒绝,这样的天气待在室外本来就不安全,半扶半抱地把郁斯年搀到十米处一个尚未装修完成的商铺避雨。

  郁斯年疼得面色乌青,虚弱地倚在他身上,目光却炽烈得像把他融化。

  刚刚席地而坐,郁斯年不顾疼痛,一手扣着他劲瘦的腰,一手扣着他的后脑,冰凉的唇瓣再次覆盖上来,霸道地探入,带着股疯劲。

  少年的唇柔软得不可思议,萦绕着柠檬味的淡香,却像惹人迷醉的酒。

  郁斯年头昏脑涨地汲取他唇齿间的清甜,好像比所有药物都更能麻痹他的神经。

  无论亲吻少年多少次,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深入骨髓,乃至于灵魂深处的颤栗。

  纪乔真近乎窒息,眼角被硬生生逼出晶莹,一句话说不完整,磕磕绊绊控诉:“郁斯年你这个疯子。”

  他的嗓音也仿佛被亲吻过,带着一股让人意乱情迷的媚意,只一耳听过去,销魂蚀骨。

  “反正也没有别的事可做。”郁斯年盯着他被吻得红嫣嫣的唇,不知餍足地渴得厉害,喉结用力一滚,再次俯身,薄唇磨着他的唇角,嘶哑道,“不如吻你。”

  郁斯年精力旺盛,纪乔真的唇被反反复复吻咬,不仅红肿,还破了皮,简直无法直视。不等郁斯年交代,纪乔真主动戴上了口罩。

  他从不曾见过哪位病人在等待救治的过程中这样疯狂,他若是医护人员,甚至要觉得这通电话是什么恶作剧。

  郁斯年看着纪乔真莹润迷蒙的双眸,沾着水汽的睫毛,占有欲再度在胸腔里肆虐,手指颤了又颤,强行按下把他眼睛也蒙起来的冲动。

  如果可以,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纪乔真身上的任何一寸。因为每一寸,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勾出他心中的邪火。

  事实上纪乔真担心得多余,郁斯年伤得很重,之所以看起来精力充沛不像个病人,还是得归咎于他非同寻常的忍痛能力,以及有

  那么几分变态的性情。

  做完检查后,医生诊断道:“骨裂,至少需要静卧三个月的时间。”

  这意味着郁斯年三个月的时间不能下床。

  纪乔真抿了抿唇,想起了原主被獒犬咬伤腿后被困在郁宅的命运。也是这样被困囿在方寸的空间里,哪里都不能去。一种冥冥之中的宿命感笼在心头,让他心情无端有些沉重。

  纪乔真轻声推门而入,才发现郁斯年除了这次腿伤导致的面色苍白,眼底也一片乌青,像是很久没睡好。敞开的衣领下伤痕不计其数,额角也受了重伤。

  好像不止是和工作人员、陆辰逸交手时所留下的,背后还发生过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,但他没有任何过问的立场。

  “听说你学会做饭了。”郁斯年见纪乔真走进来,眉目间还缀着忧色,心头荡开了一丝微妙的喜悦,愈来愈浓,快要把心头积蓄的愠意覆盖。他意识到自己的容忍底线越来越高,若是放任下去,纪乔真只会越来越无法无天。最后只能收回被他关心的愉悦,板着脸道,“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,留下来照顾我。”

  郁斯年没等到纪乔真回答,就听见他手机铃声响起。

  纪乔真拔了连接插座的充电线,取下手机,看见来电显示,没有犹豫地接听。

  郁斯年眼皮一跳,下意识皱眉。如果还能起身,他一定会把手机从纪乔真手里抽走。在郁宅,他从不让他与外人联系——联系,意味着变数。

  事实证明他不详的预感是对的。纪乔真虽只应着“嗯”、“知道了”、“我会的”……好看的眉梢却随着电话那端传递的讯息越皱越紧。

  电话结束后,他向他望了过来,像是例行公事地通知:“我有事得先离开,我会通知佣人们来照顾你。”

  郁斯年眼神变得冷锐而凶狠。

  他心脏重重一颤,连带着指尖也开始发抖,指骨比他脸色更苍白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纪乔真沉默片刻:“不能告诉你。”

  “纪乔真……”郁斯年拳头捏得死紧,但因为腿受伤,非但无法下床,挪动分毫都感到吃力

  ,只能凶狠地命令,“不许离开。”

  “抱歉。”纪乔真踟蹰片刻,还是说了声抱歉,“虽然你救了我,但如果没有你,这一切也不会发生。郁斯年,也许这就是天意,强迫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

  纪乔真撂下这句话,头也不回地转身。

  郁斯年脸色无比阴暗。

  如果没有发生这场意外,现在他已经把纪乔真带回郁宅。

  或者没有救他,现在躺在病床的人就会是纪乔真,他会因为瘸了腿,再没办法离开。

  事实却截然相反,被困住的人成了他。

  即使没有这场变故,他也想过打断少年的腿,把他锁起来,日日夜夜臣服在自己身下,哽咽求饶。

  可是他还是救了他。

  和偏执的占有欲一起滋生的,还有深刻入骨的爱。

  郁斯年望着纪乔真背影,想说他耐心有限,不要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,他会面临无法预料的后果——

  却又隐隐担忧害怕些什么。

  在此前的人生中,害怕两个字,从来不会在他的词典里出现。

  但现在他怕,怕纪乔真真的不爱他。

  即使他不愿意承认,也从来没有承认过。

  “我给你去这一趟的自由。”郁斯年手背青筋暴起,对着纪乔真的背影道,“但把事情处理完,乖乖回来看我。”

  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病房里,寂寥且冷清。

  《旅行》的直播画面最后定格在影后大惊失色的“追啊追啊追啊——”,和韩昼瞠目结舌看着一望无垠的海面,满心绝望地感慨“追个屁啊——”

  他们的表情和台词富有笑点,网友却一点也笑不出来。

  这已经是《旅行》直播过程中第三次突生变故,三次都是因为同一位不速之客。且这次明显比前两次更严重,直接导致直播中断。

  节目组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加强防线,粉丝们想探班都没有机会,郁斯年却不按常理地走了水路,疯狂得让人觉得可怕。

  先前陆辰逸说郁斯年对他动手和纪乔真无关,眼下郁斯年却把纪乔真强行带走,明显不

  是不认识他。

  观众们不由猜测,难道郁斯年喜欢纪乔真,眼见陆辰逸也喜欢上他,所以大打出手?

  如果郁斯年是纪乔真男友,陆辰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插足别人的感情,情有可原,郁斯年作为纪乔真的男友吃味生气,也说得过去。

  可纪乔真对郁斯年的态度并不热络,甚至还透出冷漠。

  如果郁斯年只是纪乔真的追求者,则更加可怕。人还没追到,就开始强取豪夺?

  他们早已经真情实感地喜欢上纪乔真,不由担忧起他的安危。陆辰逸粉丝更是集中火力抨击郁斯年,立誓要查清他的身份。

  终于有网友扒出来,这位不速之客不是什么无名之辈,而是江城郁氏那位低调神秘、手腕狠厉、只活在传说里的继承人,也是曾经商界大佬郁呈则的独子,郁斯年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梨姻1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特维德尔50瓶;buddy格格3瓶;_舍舍伽_2瓶;藏杉、webrrry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