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5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61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5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1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15

  陆辰逸作为眼下最炙手可热的影帝,这样落魄狼狈,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。

  网友很快意识到,这位不速之客是纪乔真偶遇的那位朋友。

  对于这位身量修颀气质出众的俊美男人,他们态度骤转,好感度直降为负。

  这场意外突如其来,更是远超粉丝们的心理预期,他们恨不能下一刻就出现在陆辰逸身边,为他冲锋陷阵。

  但现实中他们束手无策,只能在弹幕上的义愤填膺:“和他刚!”

  陆辰逸却不敢和郁斯年刚,他懵了数秒有余,愠气来不及腾起,气焰就被郁斯年的眼刀削去三分。

  对方面部的轮廓线条透出与生俱来的凛冽尊贵,仿佛是个天生的上位者,本能的畏惧让他退缩。

  陆辰逸佯作淡定地理了理褶皱的衣衫,刚要站起,又被郁斯年一个精准利落的动作制服在地。

  纪乔真同样震惊,来不及迈开半步,就见郁斯年揪着陆辰逸的衣领,贴着他的耳廓低声说了什么。

  商圈都知道郁斯年警告的份量,若是得罪了他,家破人亡都是轻的。

  陆辰逸虽不知郁斯年的身份,听完他说的话,面容也变得煞白无比。

  跟在纪乔真身边的还是之前的那批工作人员,轻车熟路地转走镜头,收了音。

  若不这样操作,陆辰逸男友力爆表的形象会在今天毁于一旦,娱乐新闻的头条也会被这一幕刷版。

  郁斯年刚才已经收敛没下狠手,眼见摄像头一撤,更重的拳头落向陆辰逸腹部,一拳接一拳,眼神是瘆人的冷。

  陆辰逸有苦难言,比起身体的痛苦,更盛的是无边惧意带来的精神折磨,不消多时便落荒而逃。

  待他消失,郁斯年用随身携带的湿纸巾反复拭净手背。

  他的气场是暴戾的,擦拭动作却不显急躁粗暴,反而透出一丝诡谲的慢条斯理。

  工作人员不似纪乔真见惯了郁斯年的洁癖,只觉得眼前的男人比想象中更可怖,全部呆愣在原地。

  确保了双手的洁净,郁斯年走到纪乔真身

  边,蹲下身子,修长的指尖扣住他的脚踝。

  触碰到的肌肤微凉,却仿佛将他指尖烫伤。

  郁斯年眸中蕴着化不开的浓墨,凝滞片刻,喊工作人员拿来消毒和包扎工具。

 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动作很快,递给他的时候,小心避开了投向纪乔真的视线。

  郁斯年很少照顾人,之前给纪乔真包扎手差点没包扎成木乃伊。

  这次也一样,即使想小心翼翼,心中的妒火也让他动作极度不稳。

  最后非但没将尖锐物取出,反而嵌得更深。

  纪乔真完全没做好心理准备,谁能想到郁斯年会进行反向操作,本来不会包扎还要强硬包扎。

  突然而至的剧痛让他没来得及克制,低低啊了一声,表情也出现了裂痕。

  这不啊则已一啊惊人,郁斯年再次被他点了火。

  集中注意力处理完,钳着他的后脑失控般吻咬下去。强迫他张开唇,霸道而深。

  纪乔真被掠夺走胸腔的空气,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  他惊怔不已,趁着间隙轻喘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哪里?这档综艺是直播的,呜……!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更用力地禁锢住。

  郁斯年等不及带纪乔真回去,把所有情绪都揉进了吻里,更用力地抵开他的齿关。

  纪乔真双眸逐渐覆了层晶莹的水光,下意识向后回避,颈线拉长,像在引颈受戮。

  郁斯年高大的身形完整地笼住了他,不给他人窥见的余地。

  锁在怀里吻还不够,最后掐着他的腰,快把他按在地上,仿佛要就地生吞活剥。

  余光撞见这一幕的工作人员面红耳赤,更低地垂下头去。

  本来纪乔真就是个过分漂亮的少年,让所有靠近他的人被夺走神魂,努力抑制才能不产生非分之想。

  现在……到底该不该拦着郁斯年?

  理智告诉他们肯定的答案,可自从上次郁斯年出现导致录制中断,节目组就加派了安保人员,也划了警戒线,正是所谓的清场。

  明明无关人员都进不来,郁斯年是如何进来的?

  看他衣衫

  凌乱,难不成是靠武力解决?

  工作人员冻了个哆嗦,许久才偷偷翻出手机,向上反馈。

  一吻过后,郁斯年依然没能餍足,掐着纪乔真的腰,嗓音低到危险:“刚刚都看见了?你要是喜欢上他人,或是让他人喜欢上你……”

  “我会让你们都付出代价。”

  纪乔真眼角轻轻一扬,唇色艳丽到瞩目:“这就是你用一天的时间总结出来的?”

  郁斯年警告的声线像是发了狠:“别人能做到的我未必不能做到,你何必开这样的玩笑?跟我回去,回去再跟你清算。”

  纪乔真嗔笑:“别人能做到的你都能做到?最简单的——如果我说我想拥有自己的事业,你同意吗?”

  郁斯年脸色不太好看:“郁氏远比你想象中庞大,你不需要靠自己挣钱。”

  纪乔真:“但这是我想做的,你给我的和我靠能力赚取的也不一样。”

  郁斯年:“有什么不一样?”

  纪乔真:“完成它会给我带来快乐,否则则痛苦。”

  郁斯年:“回郁宅画,我帮你投去参赛,至于这档综艺,我不同意你继续参加。就算是事业,也不需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完成。”

  纪乔真:“可如果这是我的意愿,你没有权利替我做决定。我不仅要参加完这档综艺,还要结识新朋友。我会很喜欢他们,他们也会喜欢我。”

  郁斯年:“无权?纪乔真,你以为我在和你商量?”

  纪乔真:“有什么权?郁先生,你以为你强迫我回去,我会喜欢你?”

  郁斯年:“你……”

  纪乔真:“你霸道,自私,控制欲强……我从来不是你的附属物,我也需要自由,身为独立个体,本该拥有的自由。”

  郁斯年再次钳住纪乔真的下颌,指腹揉着他水红的唇角,嗤笑了声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  一瞬间,他给纪乔真的所有叛逆行为都找到了理由。

  原来他不是因为难言之隐离开,也不是移情别恋,而是通过极端方式威胁他给他自由。

  ——一旦出现可以解释通纪乔真态度巨变的理由,他都会拒绝相

  信纪乔真不再爱他。

  纪乔真眼神锐利而清亮:“我在你身上没有所图,如何谈得上威胁?谈起威胁的手段,又哪里比得上郁先生您?”

  郁斯年却没有听进去,他憎恶一切形式的背叛和威胁,愠火席卷上胸腔——

  暴戾而凶狠地在他唇上咬出血珠。

  余下三名嘉宾即使隔着遥远距离,也能猜出事情大致始末。

 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高情商让他们不约而同没有向陆辰逸过问太多,只表达了身为同行者兼友人的关切。

  陆辰逸换了身熨帖的衬衫,哪怕五脏六腑如同被蹂碾过,面上也不似有恙。

  不知道郁斯年是不是料定了这点,每一拳都落在恰好有衣物遮挡的地方。

  大家心照不宣,录制继续进行。

  饶是如此,网上掀起的轩然大波依然没有平息的征兆。

  陆辰逸团队主动发声明撇清和纪乔真的关系,解释说这是陆辰逸和他人的个人恩怨,希望网友们尊重隐私,不要深究。

  陆辰逸庞大的粉丝群体表示不信,认为陆辰逸是被人威胁,对方不道歉不算完。

  黑子们则认为陆辰逸心虚,能得罪人对他动手,却不敢交代出事出缘由,可见私底下做错了亏心事,人品存在问题。

  纪乔真想了很久,最后选择沉默。

  他也有费解的地方,比如为什么随行摄影师都发现不了他的异常,远处的陆辰逸却能发现。

  就算当时陆辰逸举着摄像机,他的表情都应该极其轻微才对——

  陆辰逸是影帝,他亦然,他很少有表情完全失控的时刻。

  还有随行的工作人员,为何其中之一正好备有消毒工具?

  即使有这个巧合,直觉也告诉他,其中可能存在蹊跷。

  只是这事闹得沸沸扬扬,网友们查不出郁斯年的身份,怒火转移,连着节目组一起被口诛笔伐。

  他们不知道是《旅行》是宋氏的综艺,才没有给宋氏造成影响。

  宋砚听闻消息的一刻,签字的笔尖在合同上重重划了一道。

  他当即联系上纪乔真,语气中流露

  出一丝罕见的焦灼:“你还好吗?”

  纪乔真:“宋总我没事,不用担心,倒是你们……”

  宋砚:“这次确实是节目组的疏忽,安保人员人数过少,让郁斯年有机可乘,得以用非常方式进到节目组。”

  纪乔真:“什么非常方式?”

  宋砚:“暴力手段。”

  纪乔真:“……”

  难怪他恍惚间在郁斯年身上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,原来不是他的错觉。

  宋砚:“节目组已经安顿好了受伤人员,你不用愧疚,你也是受害者。好好录节目,其他都交给我。”

  说完匆匆挂了电话,他着急去加固节目组的安防。

  纪乔真想郁斯年气性高傲,一旦认定他是在威胁,恐怕消气之前,骄傲和尊严都不允许他在他面前出现。

  可就在他们都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,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
  一行人在海边游玩之时,海面上一辆摩托艇劈开浪潮,疾驰而来——

  纪乔真躲闪不及,一个失重被郁斯年劫上摩托艇!

  他坐在前,郁斯年在后,把他整个拢在自己胸前,以一个骇人的速度向远离海岸的方向驰骋而去!

  当众人惊愕地抬起头来,只能看见被掀起的巨大浪花和摩托艇渐行渐远的背影。

  “郁斯年你做什么?!”

  变故发生得太过猝不及防,显然郁斯年又选择了一条非常规路线。

  纪乔真闭眼许久才勉强适应这极速切换的起起伏伏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面色有些苍白。

  “你不要低估这个节目的热度,你可以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威胁那些工作人员,逼迫他们放你进来,但你不可能在镜头之下把我带走。那么多双眼睛盯着,你可能会迎来网络暴力。虽然我知道你高高在上,不会把一两个网友的言论放在眼里。但当这些言论汇聚起来,力量同样不容小觑。你以后可能难以出行,也会对郁氏造成影响——”

  郁斯年贴着他的耳垂,冰凉气息覆盖上来,声线低而沉哑,情绪莫辨:“所以呢?”

  摩托艇疾行的速度丝毫未降。

  偏偏这时天色

  乍变,浪潮一个推着一个汹涌而来,摩托艇仿佛随时要侧翻,人也仿佛随时会被甩离。让这片海域变得危险莫测,笼罩着一层死亡的恐惧。

  也是,郁斯年有着一套既定的思维和观念,妄图和他讲事理,什么时候有用过?

  纪乔真想,大不了提前从这个世界撤了。

  有些话他本不准备这么早告诉郁斯年,但如今的情况比想象中更特殊。

  “郁斯年,你一定要让我把话说明白吗?我去郁宅从来不是因为喜欢你,也从来没有爱过你,就算你强硬地把我带回——”

  郁斯年冷冰冰地打断他:“说够了吗?”

  猛地一个急刹,郁斯年用力地掰过纪乔真的脸颊,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强势撞开他的唇齿。

  一吻过程中,墨云翻滚,惊涛骇浪,海面极不平静,预兆着暴风雨的来临。

  纪乔真伏在仪表盘上喘息,竟能感受到身后男人抵着他的紧绷和灼烫,脱力道:“郁斯年,你疯了吗?”

  郁斯年的气息和混着大海的水汽倾洒在他的后颈,冰冰凉凉——

  “早疯了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叶子殊、珊瑚颂、想吃肉卷10瓶;桔子酒5瓶;_舍舍伽_3瓶;38358874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