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05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51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05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1章 穿成阴鸷大佬的金丝雀05

  这张半小时前仍刷得无比丝滑的卡突然被提示注销,纪长峰始料未及地睁大双眼,“你这机子有问题吧?”

  “是您卡有问题,换张卡吧。”配送员不以为意。能一次性买下这么多智能家电,还每样都挑选最贵的,家里不能只有这一张卡吧?

  纪长峰倒不是没卡,但拿自己的卡刷了,花这么多钱买电器,以后吃什么喝什么,西北风吗?

  “不好意思,钱包放公司了。”纪长峰面露窘色。

  “您的意思是要回公司拿?”配送人员好脾气地问。

  纪长峰直冒冷汗:“我公司在外地,今天可能……”

  他杜撰的理由太假,话音未落,四下响起议论。

  “纪长峰什么时候去外地工作了?谁会把钱包放公司?这什么意思?不付了?”

  纪长峰听得心烦,摆手道:“散了散了,围在这里做什么。”

  目睹着围观群众面带嘲意离开,配送人员脸色越来越黑。

  楼道狭窄,仅凭体力是不够的,还要寻找各种刁钻的角度才能把大型家电搬进去。

  好不容易搬完了,告诉他□□没钱付?

  天气转热,配送人员背后的衣服都湿透了,忍不住骂道:“你们恶意下单是不是脑子有病?!定金不退,另请赔付五倍运费安装费!”

  纪长峰双眼一瞪:“我又没买你们东西,怎么不去抢钱?”

  “白纸黑字写着,付定金的时候看不见?”

  纪长峰和他们吵了起来,声音越来越大,响彻整条巷弄。

  奚落声此起彼伏。

  “这什么情况,今天愚人节?”

  “怕不是路上捡的卡,丢人丢大了。”

  “纪家这么做图什么?”

  “图装逼,结果翻车了,啧。”

  此时此刻,市里繁华的地段,大型商厦内。

  纪子瑜上下打量着眼前身段婀娜的女孩儿,两眼放光:“好看!”

  这名女孩儿叫温瑶,是温家的千金,也是他的女朋友。

  她换了身牌新款,充满设计感的连衣裙掐得少女细腰盈盈一握。

  温瑶展颜一笑,伸手娇俏道:“包给我。”

  纪子瑜正要把包递给她,意识到她是要拿钱付款,把包收了回来,揽上温瑶的腰:“我来吧。”

  说罢阔气地从口袋里掏出张卡,递给导购去刷。价格都没看,就把这件裙子买了下来。

  温瑶的室友们羡慕得不行:“原来瑶瑶男朋友真这么有钱啊?之前看他穿的都是没牌子的衣服,还说就只有瑶瑶信他。”

  “说买就买,不说多好吧,肯定不差。”

  “纪子瑜针不戳。长这么帅还有钱,最重要的是,对瑶瑶专一啊。”

  那些公子哥,不管有颜没颜的,各个都很花心。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。

  纪子瑜不仅得到了温瑶主动的亲吻,还得到了温瑶闺蜜们的称赞,哼着小调回家。

  不久前,父母说收到了郁少的卡,以后给女朋友买礼物随便刷,回头都能给报销。

  但走进巷弄,邻里看他的神情却很古怪,纪子瑜嘴角抽了抽,收回了笑容。

  “子瑜啊,你拿奖学金了?”

  “拿了。”

  “有多少?”

  纪子瑜瞥着邻居充满探究的神色,生怕他来讹钱:“不多。”

  邻居叹息着摇了摇头。

  纪子瑜无语皱眉,没往心里去。

  纪长峰看着纪子瑜春风得意地回来,涌上了不好的预感:“今天花了多少?”

  纪子瑜说了个数。

  纪长峰心里咯噔:“单位?”

  纪子瑜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,面不改色心不跳:“万。”

  纪长峰两眼一黑。

  这得是他和冯萍几年的工资了。

  纪子瑜瞅着纪长峰的神色,不解:“你们不是说郁少给了卡,我闭着眼睛就刷了。应该没事儿吧,贵是贵了点,但现在咱有钱了,完全付得起啊。瑶瑶可高兴了,还发了朋友圈呢。我给你看。”

  说着便去掏手机。

  纪长峰双唇哆嗦着,半晌才挤出一句话:“行了不用给我看了!你不知道出事了,郁少给的卡不能刷了!”

  纪子瑜愣了一下:“怎么可能,肯定是搞错了。”

  纪长峰:“这怎么能搞错,就一张卡,我还能弄混不成?”

  纪子瑜:“那是怎么回事儿啊,郁少不会反悔吧?”

  冯萍:“谁知道什么情况!我和你爸都被拉黑了!你看看你能不能打他电话!”

  纪子瑜忙打了电话,机械提示音响得刺耳又无情,不由懵逼道:“我把纪乔真就业协议都撕了啊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?”

  纪长峰挥了挥手:“走走走。”

  冯萍:“上哪儿去啊。”

  纪长峰:“当然是找郁少!”

  纪子瑜:“你们知道他住哪儿?”

  “这不是怕这种事儿发生吗,上次纪乔真被接走的时候我就跟在后头了。”纪长峰神色中隐隐跃动着兴奋和骄傲。

  纪子瑜:“666,老爸牛逼!”

  纪长峰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:“牛逼个头!”

  纪子瑜嗷了一声:“不是,这能怪我吗?不是你们让我刷的吗?”

  冯萍心疼得紧:“行了行了,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,你也别怪子瑜。”

  说罢,拉着纪长峰换了身今天刚买的衣服,火急火燎地租了辆车,前往郁宅。

  上次的大雨过后,窗外花园里的蔷薇非但没有被雨水打得七零八落,反而盛开得愈发张扬,开出妖冶的气势。

  纪乔真画的最多的也是蔷薇,大朵大朵,在雨幕中开得惊心动魄。

  郁斯年离开的这些时间,他一直没有停止练习画画。原主天赋颇高,基础扎实,假以时日练习,未来可期。

  郁斯年视线从画架上移开,看向地面的废稿:“这些画的什么?”

  纪乔真淡笑着收好:“这些不能给你看。”

  郁斯年皱了皱眉。

  “那些都是草稿,没画好。”纪乔真递了一张画给他,“看这个。”

  郁斯年接过,看见了一张自己的肖像画,定定地看了一会儿:“送我?”

  纪乔真弯了弯眼睛:“送你。”

  郁斯年敛下漆黑的眸,把少年揽入怀中,温热的触感让他的心脏剧烈跳动。

  郁斯年低头,在纪乔真额角印上一个冰凉的吻。

  “纪先生的家人来了。”管家在门口等待了一段时间,见他们稍稍分开,这才小心开口。

  “应该是来找我的。”纪乔真闻言顿了顿,脸色有些苍白,“我去吧。”

  郁斯年望着少年纤瘦的背影,皱眉。

  冯萍刚下车,就被门口的庞然大物吓得惊叫,她这一叫,獒犬吼声更大,冯萍直接腿软失声了。

  而从别墅里走出的男人气场寒冷锋利,只给了一个眼神,它们就自觉地让出道来。

  纪长峰本是来找郁斯年理论的,被男人周身的危险气息震慑到,一句话都说不出口。

  最后只好道:“我们来看看乔真。”

  待到纪乔真走到他们身边,纪子瑜便卸了讨好的笑,压着嗓音忿忿道:“纪乔真,是不是你在搞名堂。”

  纪乔真眉眼舒展开,轻飘飘地道:“你猜。”

  他本就生得漂亮,眉眼间染上自信,更加惊艳夺目。

  纪子瑜当纪乔真是攀上了郁少,所以有这么显著的变化。

  他极力克制,拳头捏得作响:“纪乔真,你别忘了是谁把你拉扯大的,本就不听爸妈的话,参加艺考去读什么美术学院,毕业了也不能给家里多少钱,难得报答爸妈的机会,你还要……”

  纪乔真挑眉,啧了一声:“纪子瑜,你拿镜子照照自己?”

  纪子瑜感到极强的侮辱性,正要开口,听见纪乔真继续道:“你对我态度这么差,郁斯年站在我这边,肯定不会帮你。”

  他的笑容明亮璀璨:“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。”

  纪子瑜愣住。虽然纪乔真语气不善,但好像是这个道理。

  看来纪乔真还有点良心,爸妈养他这么多年算没白养,还懂得为家里谋点福利。

  刚刚这个角度,郁斯年完全看不到他正面,他还有机会弥补。

  纪子瑜原地侧了个身,不偏不倚地正对着郁斯年。

  能把温瑶骗过去,他有几分演技。

  接下来,纪子瑜面对着近处的纪乔真,以及远处的郁斯年,上演了一出兄弟情深。

  纪乔真对上纪子瑜的深情视线,缓缓眨了下眼:“光看看不够吧。你若真的和我关系好,这么长时间不见了,见面就只是面对面干站着吗?”

  纪子瑜愣怔片刻,下一秒就主动张开双臂,和纪乔真来了个情深意切的拥抱。

  而纪乔真的身后,郁斯年一双冷眸牢牢盯着纪子瑜,神色骤寒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