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43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43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4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3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43

  纪乔真的用意昭然若揭。

  一,从始至终,互为替身,互不相欠。

  二,和他彻底划清界限。

  许景铭很早就没有把他当作替身,更不想与他划清界限,看到被退回来的物件,胸口阵阵冷痛,视野都模糊。

  但他束手无策,百度和萧凡介绍的追求手段在纪乔真身上无一适用,给他安排的资源也显得鸡肋多余。

  ——当下不是资源在挑纪乔真,而是纪乔真挑资源。

  苏曼云的决策完全正确,纪乔真凭借精致立体的五官和矜贵出挑的气质,以最快的速度跻身时尚圈。当时c牌春款的销量就超出预期,后来纪乔真爆红,粉丝密布各个圈层,带着新一季销量一飞冲天,缔造了顶奢品牌的神话。其他三大顶奢品牌纷纷眼红,争相邀请纪乔真成为代言人,各大时尚杂志更是排队让他成为封面人物。

  纪乔真活得恣意明媚,是娱乐圈最不缺资源的人。

  就算把许氏拱手相让,他也未必会给他一个眼神。

  但他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他。

  叶科有些天没和路景见面,见到他后侃侃而谈,话题七弯八绕又回到了纪乔真身上。

  “纪乔真太张扬了!《起点》距离下映还有段时间,票房已经几十亿了,再这样下去迟早第一!我真后悔,当时怎么没好好珍惜试镜的机会?!”

  叶科盯纪乔真盯成了习惯,仿佛一日不盯就感到空虚。

  路景沉默了片刻,抿唇后道:“叶科,有件事我得和你说清楚。”

  路景神色忽然凝重,叶科心里咯噔一下:“出什么事了?快告诉我!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分担。”

  叶科是真心实意地关心着路景,然而等路景说完,他笑意凝固,再也说不出类似的话来。惊愕得双手握拳,眼睛里攀上清晰分明的恨意。

  就在刚才,这位最好朋友告诉他,这些年对他好其实都是有原因的。

  从简概括来说,叶科的母亲最早和路景的父亲是恋人,准备结婚之前,叶家破产,路景的母亲趁机插足挑拨,导致了叶母和路父感情的破裂,她则上了位。

  路景准备往娱乐圈发展,担心母亲的事情被曝光,毁掉自己的前程,见叶科恰好是他室友,对此并不知情,所以一直对他很好。为的是万一有天叶科知道真相,可以看在他们情谊的面子上不与他反目,不把父辈的事情曝光出来。

  路景之所以现在找叶科说这件事,是因为纪乔真已经调查清楚,如果他不亲自说,纪乔真也会告诉叶科。

  路景选择了自己坦白。

  叶科无法冷静,一拳挥了上去:“路景!你!如果你对此不知情,我……算我倒霉!可是你明明知道,却不告诉我,还要故意和我做朋友,一直瞒着我!”

  路家很有钱,那些富裕的生活本来应该属于他的母亲,他的母亲却因为这段感情抑郁。自己则可怜可悲地接受路景的施舍,还对这样的施舍感恩戴德。把路景视作最好的朋友,设身处地为他着想,为他愤慨为他不平。

  这算什么事情?!

  路景接受叶科所有的情绪:“叶科,你想曝光可以曝光,我以后不会在国内发展。如果在过去,你知道真相后仍然恨我,我可能会自私,不再对你好。但是我现在真心对你愧疚。如果说是谁改变了我……”

  路景一顿,“是纪乔真。”

  一旦他母亲的事情曝光出去,他一定会受到牵连,陷入到插足他人感情的指控中去。哪怕事实并不是这样,铭记也是一个很火的c,有其母必有其子的古话更深入人心,没有人会听他解释。

  巧合的是,他曾经也想过让纪乔真背负莫须有的罪名,陷入类似的舆论境地。他滋生过的所有阴暗想法,最后都莫名地孽力反噬,落到他自己身上。

  路景对此感到忌惮,决定以后坦荡做人。

  叶科胸腔上下起伏:“你……”

  路景:“我之所以站在这里,把这些事情告诉你,也是因为纪乔真。希望你以后……尽量不要对他抱有敌意。”

  叶科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谁他妈对他抱有敌意!”

  路景敛眸:“……这件事情是我母亲做错了,我没办法改变自己的身份,也不会推脱。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,可以来找我。”

  叶科:“我现在就想揍你!”

  路景:“你来。”

  叶科把路景揍了一顿,路景没有还手。

  再之后,叶科痛哭了一场。

  确认了关系就不等同于许景铭和祁俊单方面的追求,不再是一个人的事情。许景川问过纪乔真是否公开恋情,纪乔真说等结婚以后。

  因为他计划婚礼过后离开这个世界,如果官宣在先,可能给许景川带去困扰。本身就是协议婚姻,不能让他在舆论上背上沉重负担。

  所以迄今为止,他们还没有对公众表达过态度。片场花絮可以概括为许景铭和许景川的明争暗斗,曲向清为了各平台服务器的平安,也不准备放出来。

  但作品足够好,演员的关系其实并不重要,《起点》观众无数,无不认为角色间是神仙爱情。见面会上经典场面的重现,让他们呼吸骤停,联系起背景,又甜又虐,眼泪哔哔地掉。没过多久,纪乔真许景川吻爬上热搜第一。

  但现场对此并不知情,热门话题数量是主持人今日业绩一大指标,他问纪乔真:“你觉得许景川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  纪乔真想了想:“做什么事都能做好。”

  无论是从小到大保持优异的学业,出演《起点》还是饰演他的白月光,完成度都很高。

  主持人笑:“非常高的评价。”

  又问许景川:“对纪乔真有什么看法?”

  许景川不假思索:“很喜欢。”

  主持人眼神一亮:“嗯??”

  “很喜欢他。”许景川重复了一遍,他的神情很淡,像在回答一个普通的问题。语尾却压得低,带着磁性,让这句话多了几分暧昧气息。

  现场粉丝们尖叫,许景川微笑摆手,示意主持人进入下一个环节。

  正在编辑“我嗑的是角色之间的爱情,与演员无关”的影迷们接连按下删除键。

  ……许景川对纪乔真的箭头好像也是真的?

  祁俊和许总二选一已经足够困难,这是要逼疯选择困难症!

  小孩子才做选择,成年人全部都要!

  没过多久,许景川很喜欢他空降热搜第二。

  许景铭动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见面会,直接去了机场。

  路上却堵了车,依然没赶上,抵达的时候,纪乔真已经乘坐航班离开。

  旁边的粉丝激动地说她今天运气爆棚,被人群挤到纪乔真身边,亲手送了他礼物。

  许景铭不得不改签下一趟,当天最末的航班。

  褚扬得知后,有些忧心地提醒:“许总,您明早……”

  “开会前我会回来。还有,安排撤一下热搜。”许景铭站在贵宾楼窗边,深浓夜色把他身形衬托得孤独挺拔。

  纪乔真洗好澡,房间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,紧随其后的是男人的低沉嗓音。

  ……自报姓名,许景铭。

  纪乔真拿睡衣的动作倏然顿住。

  原先预订的酒店房间号遭到泄露,为了躲避私生粉,唐籽临时改订到这里。他这才反应过来,投宿的酒店隶属于许氏旗下。许氏产业链分布宽广,总是不留神踏入许景铭的网中。

  以防万一,纪乔真没有去拿睡衣,而穿上了一身休闲服:“什么事?”

  许景铭:“你有东西落了。”

  纪乔真:“放在门口就行。”

  许景铭:“是私人物品。”

  纪乔真:“什么?”

  许景铭:“你粉丝送的。”

  纪乔真沉默。

  在机场他会随心情收一些礼物,不是每次都收,视现场情况而定。但今天他刚好收了,仅凭记忆很难清点少没少。如果落在外面,被人发现再做文章,又是新的热搜。唐籽他们也已经睡下,无法交接。

  纪乔真带着半分犹豫打开了门。

  事实证明,他这半分犹豫的产生并非没有道理,只可惜对后续发展没有起到太大作用。

  门在打开的瞬间就关上了,天旋地转,他顷刻间被抵在墙上,男人冰凉的薄唇覆盖上来,带着不容忽视的占有欲。

  夜晚温度低,许景铭身上的温度也很低,气息却是灼烫的。他左手指腹触碰到他的腰窝,右手扼住他后颈,深吻下去。

  许景铭似乎比他更要了解这副身体,纪乔真身子一缩,又被扣了回来。去推男人结实紧绷的胸膛,身形和力道的差距却让他无以动弹。

  纪乔真无奈之下用牙狠咬许景铭的唇,咬出血珠,腥气在唇齿间弥漫,低低道:“许景铭你疯了吗。”

  许景铭陈述他看到的事实,低磁声线中裹挟着痛意:“许景川吻了你,还有你寄……”

  纪乔真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出的结论,他最近睡眠少,眼睛不舒服,经常泛红。他更不会去解释那是错位,这是全国观众都知悉的事情。为了更高的任务评级,他不介意用最锋利的话刺向他:“他是我男朋友,接吻很正常。不仅刚刚吻了,在所有你能想象的地方,我们都在接吻。”

  话音如出鞘的剑,许景铭冰冷地注视着他,眸中怒意席卷。短暂的沉默后,捏起纪乔真的下颌,强硬地吻他,危险气息铺天盖地。

  间隙间,纪乔真冷笑:“你之前答应的都不作数?”

  许景铭:“前提条件不生效,不可能作数。”

  纪乔真:“什么前提。”

  许景铭:“和我在一起。”

  纪乔真:“你做梦。”

  几句对呛过后,他兜里的手机振动起来,屏幕上亮起的“许景川”三个字同时映入他们的眼底。

  许景铭扫了一眼,嘲弄般低问:“怎么,给他的备注不是阿景?”

  振动一声一声,催得人心生烦意。

  “接了它。”许景铭黑眸沉黯,低声命令,“我看了这么多次他吻你,也让他听听……”

  不等他说完,纪乔真垂眸,飞快摁断电话。

  他的果断让许景铭又怒又痛。

  就这么心疼许景川。

  明明他的心脏也是血肉做的,他剜起来却毫不在意。

  许景铭一分钟都不想再等,低痛道:“纪乔真,和许景川分手。”

  “他能给你的,我全部都能给你。我没有哪里输给他。”

  “我不会和他分手。”纪乔真泛着水光的唇红得漂亮,笑意却冷淡,“许景铭,我和许景川要结婚了。”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