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34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34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34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4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34

  祁俊伤势好了大半,马上可以出院,知道纪乔真今天要来,提前赶走了那位呜呜呜的前男友。

  这段时间以来,他靠翻看《晋江赋》的花絮度日,越是翻看越是被纪乔真吸引,浓烈的感情丝毫没有淡去。

  荆蓉联系不上祁俊,知道又有什么让她心梗的爱情故事在世界某个角落上演,走到病房门口,果不其然听到祁俊散淡的嗓音中带上了“纪乔真”三个字,拖腔带调,生怕人听不出来他在瞎撩。

  荆蓉不由把脸拉得老长。

  祁俊出事以来,无数资源化为泡影,损失了多少她都不愿去算,怕夭寿,此外更严重的问题在于,祁俊魂直接被勾没了。

  旁边一个肤白貌美的前男友不够他看,天天在手机上看纪乔真视频存纪乔真写真,知道的知道他是当红演员,不知道的以为他是纪乔真全球后援会会长,二十四小时职业追星。

  荆蓉表示十分不理解,不就是失去一次和纪乔真的合作机会,至于这么夸张?祁俊怎么说也是一线明星,颜值地位什么都有,纪乔真不了解他私生活,怕不是段位太高,故意吊着他,得不到的永远最珍贵,顺便趁此炒作一二。

  荆蓉勘破这点,架出气势,准备震慑一下纪乔真,却因为使太大劲儿,推开门的瞬间,衣服背后的拉链儿开了。

  刺啦一声响,在本来还算寂静的病房里显得突兀而清晰。

  感受到脊背一阵和空气亲密接触带来的凉意,以及病房里两人惊讶又不解的视线,荆蓉气势立刻泄了,脸也红成了酱色。

  人生前几十年,都没经历过这么尴尬的场面。

  荆蓉进退维谷之际,纪乔真很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那位呜呜呜不在了,便是他在削苹果,他加速削完,递到祁俊手中,然后在洗手台冲了下手,用纸巾拭尽指尖,走到荆蓉面前,脱下外套,搭在了她身上。

  全程正对着荆蓉,眼眸敛着,避免了所有可能造成的尴尬。

  纪乔真的外套干净好闻,散发着一阵牛奶沐浴露的淡淡甜香,荆蓉目光扫过这张过分精致的脸孔,又对上那双清涧般纯净淡然的眼睛,整个人都怔住了。

  这是所有被颜值暴击之人的相似反应,心理活动却会有所差异,此刻荆蓉大脑空白,只剩下一个念想:这他妈太乖了,纪乔真如果是她儿子就好了。

  缓神过来,荆蓉不禁为之前的质疑感到惭愧,也开始理解祁俊,纪乔真不需要段位,他本身就拥有极致的吸引力。

  让祁俊成为他的男人,她甚至觉得有几分暴殄天物……

  荆蓉本来准备了一套“离祁俊远一点”的恶毒后妈台词,此刻忍不住变身亲妈,拉着纪乔真到角落,语气都缓和下来:“你觉得祁俊怎么样?”

  纪乔真也不知道荆蓉来的哪一出,八成是让他不要对祁俊造成影响:“他是很好的前辈。”

  “除此之外,你对他有没有其他想法?”荆蓉在职场驰骋多年,资历让她有了心直口快的资本,“如果祁俊和你表白,要和你在一起?”

  纪乔真乖宝宝脸:“我暂时不想谈恋爱。”

  荆蓉老泪纵横:“我懂。”

  待到纪乔真离去,祁俊出声问询:“荆姐,你和纪乔真说什么了?”

  荆蓉瞥了他一眼:“怕了?”

  祁俊慢吞吞地撩起眼皮,嗯了一声。

  荆蓉挑眉:“还真没想到能从你这儿听到肯定回答,收心吧祁俊,你那作风真的迟早出事。”

  祁俊目光游离:“我现在就收住了。”

  荆蓉一语道破:“全收到纪乔真身上了?”

  祁俊不吭声,空气里都写着默认二字。

  荆蓉:“从现在开始我不拦着你,但你在公共场合注意一些,微博号我也不会还给你。”

  祁俊抬首。

  荆蓉:“你喜欢纪乔真,纪乔真不喜欢你,你爱而不得,正好解决了混乱的私生活问题。”

  祁俊:“……”

  轻点诛,心会痛。

  路景跟踪许景铭偏偏跟到了剧组,其中可发挥的空间便大了,最后以寻衅滋事的性质,被拘留了一个礼拜。

  路景很难形容他是什么心情……他去找纪乔真,许景铭当真有这么生气?

  明明他才是被伤害最深的替身。

  许景铭可能觉得,他的存在影响到了他和纪乔真的感情,路景猜道,不由失落地垂了垂眼眸,心里麻木得快感受不到疼痛。

  然而不幸的事总是滚雪球似的,一件接着一件。

  厉娆要给他的合约降档,直接从b级降到d级,这意味着减少分成,资源也会大打折扣。

  路景能理解经纪人的想法,毕竟拘留不是闹着玩儿的小事,可能代表着品行的污点。他不停地解释这是自己和朋友的纷争,厉娆看他自小到大履历还算光鲜,才堪堪信了他的话,没有和他解约。

  厉娆没时间纠结那么多,要想路景有价值,必须让他在纪乔真之前红起来。之后纪乔真再红,路景就可以光明正大蹭热度。如果晚了,可能直接被纪乔真的光芒掩盖,再出来蹭,恐怕会被骂得狗血淋头。

  在这片土壤上,没有什么比选秀更能促成这一点,而一档大型男团选秀正好即将展开。

  厉娆毫不犹豫地给路景报了名。

  “我这边会给你安排几首歌曲和编舞,自我介绍才艺展示加试环节都可以拿出来用,到时候就说是你自己的原创。”

  “我手下还有一名艺人,简骅,你应该听过他,微博粉丝有六百万。他也会去,你想办法和他炒炒c。真炒假炒都行,他很有男友力,你长相清纯,正好有c感。”

  “我看了一下,这场选秀的尾声阶段正好处于纪乔真第一部剧的播出时期,如果他火了,正好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候,给你带一些热度。”

  “差不多就是这些,其他要求都在文档里写着,回头发给你,你好好准备。”

  “不要忘记,这是你最重要的一次机会。”

  路景被经纪人这么一说,有点激动,又有点忐忑。

  激动的是,他终于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舞台,忐忑的是,炒c虽然红得快,但许景铭会不会生气?

  万一误会他是个不知检点的人……

  路景又在网页中搜索了纪乔真的名字,发现纪乔真也是有c的。和《晋江赋》的主演祁俊,c叫做契机,热度还挺大。

 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祁俊也对纪乔真神魂颠倒,但这至少说明,即使有c,许景铭也不太介意。

  反正是假的。

  路景妥协了,开始全力备战选秀。

  又过了段时间,收拾行李出发。

  听纪乔真陈述完接下来的规划,苏曼云眉梢拧紧:“接这种……对现在的你来说不是最合适的,先站稳脚跟,到时候拍多少部都可以。”

  纪乔真目光真挚:“过几个月就站稳了。”

  苏曼云沉默。

  她早就安排好了《晋江赋》播出期的宣发,一切蓄势待发,就等着纪乔真在未来某个时刻大放异彩,但考虑过后,她依然不认为这是最正确的选择:“虽然我也觉得你爆红没有太大问题,但什么事都有变数,如果因为种种原因,你没有火起来……趁着现在资源好,有很多选择可以做。”

  纪乔真:“没办法保证爆红,但能保证拿下各项大奖,算不算站稳脚跟?”

  苏曼云再次沉默。

  纪乔真:“不知道怎么给您这个信心,您可以去问问曲导。”

  苏曼云想,不用她问,曲向清和董诚这样的大导对她态度殷切,皆是因为纪乔真演技卓绝。等《起点》选角公开,纪乔真什么角色接不到?

  苏曼云又给自己找到一个论据:“说起曲导,离《起点》演员公开也不远了,这么早把几个月的档期排满,有点亏,不会是最优解。”

  纪乔真执意:“苏姐,这部电影我一定要接。”

  苏曼云:“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
  纪乔真笑着道:“不用考虑,如果拒绝,我可能会以解约作为威胁。”

  苏曼云:“……”虽然笑容很好看,但这孩子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  不过效果出奇好,她同意了。

  别的艺人是被经纪人拉着走,纪乔真则是拉着她这个经纪人在走。

  成为纪乔真的经纪人,是她一辈子的骄傲和荣幸。

  荆蓉听到风声,当即把祁俊喊来:“我知道纪乔真接了一部电影,这是资料,你也去试镜。”

  祁俊失笑:“您什么时候思想这么开明了?”

  荆蓉:“与其让你去其他剧组祸害更多小演员,不如和纪乔真拍同一部戏,反正你们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
  祁俊:“……”

  荆蓉:“还有,方便我探班。”

  祁俊:“……”

  他低头一看,荆蓉手机屏保换成了纪乔真的照片,桌上还摆了好几张纪乔真的写真。

  前段时间,荆蓉问他要了《晋江赋》的花絮。

  从此就变成了资深妈粉。

  许景铭生日那天,没有举办任何宴席,在集团办公。

  萧凡很是乐观,觉得纪乔真一定会来,仔细回想那天的话,才发现纪乔真根本没答应会去许景铭的生日。

  这杀青时间……也是在许景铭生日之后。

  纪乔真拍戏忙,可能确实抽不出时间,最近又频繁拍摄吻戏,许景铭没法儿去片场,萧凡这样想。

  他计划陪着许景铭,但被拒绝了。

  望着许氏高楼,萧凡叹了口气,把几车东西运到许氏集团,深藏功与名地走了。

  许景川却请了一下午的假。

  无论如何,给许景铭过生日、把亲情的关怀慢慢渗透给他,是他回国的初衷。

  许景铭看着许景川带来的物件,微愣片刻。

  是这些年许父把本属于他却给了许景川的东西,从小到大,桩桩件件。

  许景川没有碰过它们,连塑封膜都完整。

  但小时候奢求的,于现在却是鸡肋。

  许景铭瞥了一眼便移开视线:“不用在我面前虚情假意。”

  许景川声线淡淡的:“我想告诉你,你是有亲人的。”

  许景铭冷言:“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许景川也不恼:“行,我会阴魂不散地站在你身后,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你都可以来找我。今天你生日,我说的这句话一定有效。”

  许景铭沉声:“所以我失去他了,你也站在我身后,把他抢走是吗?”

  许景川:“这是例外,其他事情我都可以让步。”

  许景铭:“你是来揭我伤口的?”

  许景川:“我是来给你过生日的。”

  许景铭垂眸,发现众多物件中还藏着一个生日蛋糕盒。

  许景川:“想和纪乔真复合,不趁这时候许愿?这样懈怠,怕是竞争不过我。”

  时间飞逝,《起点》杀青宴。

  纪乔真来到酒店,环视了一圈,没有找到许景川的身影,问向一名演员:“许景川到了吗?”

  “他肠胃不舒服,曲导让助理陪他去医院了。听说是三点钟方向那家店不干净,保险起见,你也别去那里。”

  纪乔真惊讶皱眉。

  他打开手机,才看到许景川的消息,给他回了个电话:“你还好吗?我有空去看看你。”

  许景川:“医院很远,我打好点滴就没事了,你不用过来。晚宴可以自己应付吗?如果不行……”

  纪乔真:“晚宴没关系,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《晋江赋》开机的时候,剧组里对纪乔真质疑的声音很多,后来慢慢消融,每个演员和纪乔真关系都非常好。

  《起点》则不同,曲向清对纪乔真态度特殊,从一开始大家对纪乔真就很仰慕。直到杀青,还有很多人与他不熟,尤其是一些年纪小的演员。

  在他们眼里,纪乔真是曲向清的男主,演技一骑绝尘,日后肯定可以红遍大江南北。与他说话,怎么都逃不掉套近乎的嫌疑。晚宴上,个个怯生生地和纪乔真打招呼。

  但纪乔真对他们笑,他笑起来的时候,世界都融化,也可以融化他们心中的胆怯,什么差距什么隔阂,通通化为乌有。

  纪乔真给所有人都签了名,确切地说,是留言,各写了很长一段话。还和所有主演微博互关,完全没有芥蒂。

  那天晚上,大家觉得纪乔真在发光,从外在到内在。

  连曲向清都极为不舍,他喝了很多,醉得不轻,和纪乔真断断续续道:“以后,我的每一部电影,都欢迎你成为我的主演,每一部。”

  许景铭看着众人将纪乔真包围,恍惚想起第一次来接纪乔真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对别人笑。

  当时他感到强烈的醋意,直接把纪乔真拽走,压在车上吻。

  现在心里还是会不舒服,但看他绽放光芒,璀璨耀眼,会产生另一种愉悦感与之抗衡。

  萧凡说纪乔真杀青那天,会和他把话说清楚。

  如果他觉得累了,没有多余的精力和他交谈,明天也可以,许景铭想。

  但许景铭没走,他担心纪乔真喝醉。

  没想到担心成了真,一段时间后,纪乔真跌跌撞撞走了出来,目光迷离,见这边有人,直往他怀里摔。

  少年脸颊贴在他胸口,轻蹭了下,柔软双臂环住他劲瘦的腰,是十分乖巧的模样。

  许景铭瞳孔微缩,僵硬不能动弹。

  经久未至的触碰,让他下腹滚烫而灼热,心脏以一种近乎失控的频率跳动。

  这一幕,只出现在过去的回忆和近日的梦里。

  锣鼓喧天的心跳声中,他还听见了一声“阿景”。

  纪乔真醉后声音软糯,带着好听的鼻音。

  许景铭眼底墨色漩涡汹涌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