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33_天生绿茶[快穿]
笔趣阁 > 天生绿茶[快穿] > 第33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3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3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33

  四周人迹罕至,没什么行车,车窗外是浓郁的黑,浓到仿佛可以消融一切。

  许景铭设想过无数可能,纪乔真会怎么对他,却唯独没有想到,他会没有任何反应,仿佛是这个事件以外的人。

  这比闹脾气更让人心堵,置身事外意味着,不在意,没感情。

  许景铭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驱车离开片场。

  萧凡赶到的时候,只见许景铭骨节分明的手里一只晶莹剔透的酒杯,透明酒液微微晃动,不一会儿,杯子见了底。

  要不是上次切身体会了照顾许景铭一天一夜的磨难,萧凡会觉得这画面还挺文艺忧伤。

  但切身体会过了,他明白,此刻若不劝阻,忧伤的人最后会变成他自己。

  “别喝了许总,伤身。”萧凡趁着许景铭不注意去夺他的酒杯,但没有成功。

  许景铭眼眸深黑:“你不是天天喝?”

  萧凡诶了一声:“我和您不一样,您是要管理公司的,哪儿像我是个大闲人,醉了就醉了。”

  “没什么不一样。”许景铭视线飘着,嗓音很低,“今天路景去找纪乔真了,和他说了替身的事。”

  这个消息对于围观在许景铭情感前线的萧凡来说,如同平地惊雷,差点儿没把他从高脚凳上炸起来。

  越知道许景铭有多苦心隐瞒这件事,越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  萧凡皱眉问:“路景不是昨天才回国吗?他怎么知道纪乔真的片场在哪里,我都不知道,百度也搜不出来啊。”

  许景铭:“他跟踪了我。”

  萧凡:“??!”

  许景铭:“我会报警。”

  萧凡一顿。

  似乎有点不留情面了,但路景这么做,确实值点教训。

  “那纪乔真呢?你和他见过了没有?”

  许景铭嗯了一声:“但他对这件事很淡定,好像根本就不在意。”

  萧凡心下一惊:“怎么会不在意,你们谈恋爱的时候……”

  他说到一半,收了话题。

  许景铭很少主动表达什么,但醉酒那晚的呓语传达了一定的信息。

  萧凡知道,质疑什么都不该质疑之前纪乔真对许景铭的感情。

  他会在生病的时候起早给许景铭做早餐。

  会拿出第一笔酬劳给许景铭买礼物。

  会和许景铭分享点点滴滴。

  ……

  萧凡想起来都怪酸的,他男朋友换得太快,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细水长流的感觉。

  纪乔真长得好看也就算了,谈起恋爱来还这么甜。

  会让人觉得,没和他谈过恋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,和他谈过恋爱的人生是不可能的。

  不论现在纪乔真对许景铭感情如何,当初肯定爱过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爱过,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这么淡定?

  这不河狸。

  萧凡又听许景铭说起纪乔真让路景成为替身,不由陷入思考,大脑飞速运转。

  一段时间的沉寂后,他道:“许景铭,纪乔真可以欺骗过路景,自然也可以骗过你。你不是一直不知道你们分手的原因吗?纪乔真有没有可能早就知道替身的事,所以才和你分手。因为用过一段时间消化,现在才能这么淡定。”

  “路景不是说他有个朋友,是朋友告诉了他纪乔真的存在?如果他朋友藏不住事,那么在此之前,纪乔真就有机会知道,这可能是对你态度剧变的根源。”萧凡越说越觉得没毛病,“虽然因为替身这件事产生的矛盾比较严重,也挺难挽回,但至少比摸不清楚状况要好。知道根源,就可以想办法弥补,对症下药。”

  萧凡脑补了一出戏码,见许景铭只是沉默地听,夸张道:“我不行了,有点怜爱真真。”

  许景铭果不其然抬起眸来:“谁允许你这么叫的?”

  “这还要允许?”萧凡贱兮兮地笑,“开个玩笑,只有你能这么喊,我懂。”

  许景铭皱眉:“我什么时候这么喊过。”

  萧凡啧了两声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私下里怎么腻歪的。你要再把这几杯喝下去,估计能喊上一宿,上次就是这样。”

  许景铭微愣。

  萧凡:“你仔细想想,是不是这个道理,实在不行,我去帮你试探。这件事除了褚扬,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。”

  他很早就想和纪乔真会会,以前因为知道替身这个惊天秘密,许景铭不让他们见面,现在则不同。

  许景铭把萧凡忘记掩饰的期待神情收入眼底,低沉问:“你能试探出什么。”

  萧凡秒怂,面色恢复严肃:“就……你们的分手之谜?”

  路景和出租车司机说目的地的时候,把城区报错了,东报成了西,偏偏这两个城区各有一小区名字还挺像,司机也没多问,直接带错了地方。

  后来又绕了一大圈儿,把他送回家的时候,已经到了凌晨,烧了一大堆油钱不说,还累得精疲力竭。

  路景瘫坐在沙发上,把叶科从黑名单里拖了出来,结果一分钟不到,叶科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  路景看了下壁钟,确定现在是凌晨,而不是什么正常人活跃度很高的时间,有些怀疑人生,叶科是一直把手机握在手里吗?

  叶科浑然未觉,仿佛有用不完的激情:“路景,路景,你手机终于充好电了。”

  路景不耐烦道:“你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?”

  说完又有些后悔,他缓和语气:“没事,已经充好了。”

  叶科心眼儿大:“那当然迫不及待啦,想看纪乔真被打脸。谁让他当替身,抢了属于你的东西,我意难平。”

  话音落下,路景脸颊火辣辣地烧起来。

  这么说,他当替身,算是抢了属于纪乔真的东西?

 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啊。

  他突然意识到之前想法的荒诞了。

  路景板着声线道:“没有打脸,不一定和许景铭复合,《晋江赋》停播更没戏。以后和替身有关的事情,都不要再提了。”

  一口气接收到这么多糟糕结果,叶科悚然一惊,浓烈的期待直接转化成浓烈的失落,嘴巴张成o字,十分不解:“啊?为什么啊?”

  他的语气欠而不自知,路景一股火往上窜,强行按捺住,道:“让你别提自然有我的原因,尊重一下我的。”

  叶科失落溢于言表,遗憾道:“噢噢,好,不提就不提。”

  结束通话后,路景查看了一下拦截电话,发现不仅有叶科打的,还有家里人换着不同号码打的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拦截短信,因为联系不上,他们用起了语音信箱。

  不用听也知道,是为了家族联姻的破事。

  先斩后奏也要循序渐进,路景离开的时候,没说自己是为许景铭回国的,但路家人猜到了大半,留言的语气一条比一条冲,搭配着滋滋的声响,让耳膜尤其难受。

  路景终于炸了:“你们有完没完。我签约了,马上出道,公司不让我谈恋爱,就这样,别再问我了。”

  是的,他准备出道了。

  受够了枯燥重复、没有价值的单调生活是一方面,还有一个方面在于,许景铭喜欢的那个人在娱乐圈里。

  路景嫉妒纪乔真,却知道那是许景铭的理想型,会不由自主地去模仿靠近。

  路景去面试了国内排名第三的娱乐公司。

  原主签约嘉然传媒之前,也往这儿投过简历,但经纪人厉娆在面试第一轮就把他筛掉了。

  厉娆也知道原主容貌生得好看,但相由心生,缺少神韵意味着心态和人品可能存在缺陷。在娱乐圈里,这二者缺一不可。

  但厉娆没想到,不久之后,原主被苏曼云签下了。

  苏曼云在签人方面是个声控和颜控,对自己的□□能力过度自信。

  是的,过度自信。

  厉娆始终不相信纪乔真能溅起什么水花,直到他的机场照引爆热搜,她惊悚发现,纪乔真竟然真的焕然新生了。

  以前辈们的态度来看,他的演技和人品都非常不错,等《晋江赋》播出,不出意外会红成流量。当他的经纪人,极有可能走向事业巅峰。

  厉娆后悔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人了,时不时地在这件事上纠结一下,纠结久了,便成了心结。

  当她打开路景简历的时候,眼前一亮,似乎要弥补遗憾似的,直接把人喊了过来。

  路景确实和纪乔真很像,比不上纪乔真精致,却高于如今小鲜肉的平均水平。

  撞型虽然头疼,但纪乔真还没火,《晋江赋》还有制作期。

  路景可以趁此空档先火起来,就算纪乔真后来居上,路景凭着这张和他相似的脸,也不愁没有话题度。

  所以,厉娆没有多少犹豫。

  路景拿到了b级艺人合约。

  虽然不是特别满意,但已经是他能争取到最好的了。

  路景觉得空气还挺清新,心情也挺平静。

  直到上了楼梯,看见若干名身着警服的男人堵在他家门口,说出经典台词:“跟我们走一趟?”

  路景人直接懵了。

  纪乔真去医院探望祁俊,还没到医院,先碰到了萧凡。

  萧凡穿了身价格逆天的休闲服,双手插兜,一脸桀骜不驯:“哈喽小美人,你真好看,比照片里还好看,一起吃个饭?”

  纪乔真花了一秒时间确定自己是戴了口罩的,又花了一秒钟想,一般出场这么中二的,不是坏人而是神经病。

  他淡声说:“抱歉,我不认识你。”

  萧凡才想起来忘记自我介绍了,忙不迭道:“我是你男朋友的朋友。”

  纪乔真挑眉:“我没有男朋友。”

  萧凡热切道:“我是许景铭的朋友,真的。”

  他主动掏出了手机,翻出朋友圈证明身份,合照里许景铭依旧高冷着脸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霸总。

  又打开了好友列表,扒拉出许景铭的账号。

  能和许景铭合影的人不多,绝大多数人都对他忌惮,这点纪乔真是知道的。

  萧凡晃了晃手机:“我叫萧凡,过几天是许景铭的生日,你来吗?”

  纪乔真拒绝得果断:“不来。”

  若不是萧凡脸上写着“主动请缨”四个大字,他差点儿以为许景铭改走亲友团道路了。

  萧凡耐心极好,追问:“许景铭又高又帅又有钱,你哪儿不喜欢他呀?”

  纪乔真耐心只能说是一般,抿着唇,懒得搭理。

  萧凡打量着纪乔真的眼神,突然有些蔫儿了。

  纪乔真这态度,真的……君子之交淡如水。

  和当时对许景川的热络态度比起来,确实看不出来他对许景铭的感情。

  虽然许景铭找替身这事儿吧挺荒唐也挺伤害人的,但他和许景铭关系好,无条件往他那里站队。

  只能委屈纪乔真和许景铭破镜重圆了。

  萧凡开始他劝说的使命:“你就看在你们过去情谊的份上,去一下?虽然送礼物这事儿比较头疼,但只要是你送的,他肯定喜欢。实在想不到的话……把你……啊不是,我的意思是,你愿意把话摊开了讲也不错。虽然很多恋人走到最后,都是因为感情变淡。但这个感情变淡,一般也是有理由的,对吧。”

  “路景的事情……你真的不要介意。可能开端有点错误,但许景铭对你是真心的。他没有告诉其他人,你不用觉得面子上过不去。我觉得你们可以找时间把矛盾讲讲清楚,就算分手,也可以分得有仪式感一些,你说是不是?”

  萧凡见纪乔真不为所动,不得已替许景铭走上卖惨道路:“许景铭可惨了,堂堂一大总裁,最近天天买醉,身体都不好了。他上次就伤心过度晕倒,几天几夜才醒过来……”

  纪乔真眼看目的地都到了,萧凡还粘着他,真挚地对他说:“几天几夜才醒过来……你看到眼前的建筑了吗?以后出现类似的情况,把他送这儿来就可以了。”

  萧凡好不容易等到纪乔真开口,一抬头,看到硕大的“人民医院”几个字。

  “……”美人总是这么绝情。

  于是纪乔真不客气地给萧凡留了个绝情绝美的背影:“你跟他说,这部电影杀青那天,我会说明白的。在此之前,我要拍戏,不要再打扰了。”

  萧凡眼睛刹那间亮起:“你大概什么时候杀青。”

  纪乔真转头,伸手,比划了一个日期。

  萧凡眼神更亮了,这他妈不是马上就到了。

  萧凡觉得他把任务完成得非常顺利,马不停蹄地给许景铭发消息道:“我帮你争取到了生日大礼,纪乔真说要和你摊开了说,就在他杀青那天,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我感觉你们非常有复合的希望,想好怎么感谢我了吗?”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