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唯有一搏_凡徒
笔趣阁 > 凡徒 > 第九十五章 唯有一搏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十五章 唯有一搏

  夜色已深。

  一弯弦月独钓天边。

  高大的北齐山,倍显孤寂清冷。

  山脚下。

  横七竖八的人群中。

  于野躺在地上,斗笠遮住了脸,却露出一双眼,默默看着天上的孤月。

  辰陵山的地火爆发以来,始终难见天日。如今北齐山的仙门庆典将至,这漫天的阴霾忽然烟消云散,不知是在预示着南山等人的阴谋得逞,还是意味着大泽的否极泰来、劫后逢生。

  究竟如何,无从得知。

  却知道踏上了这条路之后,一直在生死之间徘徊……

  于野收回眼光,左右一瞥。

  仲坚与燕赤,也都睁着眼,即使过了午夜,依然没有入睡。彼此或许心事有异,却同样的处于兴奋与不安之中。

  天宝与仁梁倒是睡得踏实,欢快的鼾声此起彼伏。兄弟俩吞了辟谷丹,没了饥饿,有了力气,已渐渐恢复了常态。所谓动怒则骂、喜则生笑、困了便睡,拼命了敢拔刀。不问百年身后事,只管豪情任平生。

  快意江湖,当如是!

  而昨日提前上山的桃疯等人,不知受到怎样的款待……

  “卯时已至——”

  天将破晓,残夜未尽。

  一声叫喊打破了晨间的寂静,人们纷纷揉着睡眼爬了起来,却一个个身子摇晃而饥饿无力。

  一道剑光从天而降,话语声再次响起——

  “仙门禁地,外人不得持械上山。请各位交出随身利器,下山之后再行奉还。”

  那是昨日现身的筑基修士,话音未落,剑光一闪,直奔山顶飞去。

  上山的石梯前,守着一位炼气修士与一群弟子。另有两个修士模样的男子出现在庭院四周,冷漠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“上山了——”

  人们成群结队走向石梯。

  而但凡踏上石梯者,皆拿出刀剑扔在地上。一旁有修士盯着,谁也不敢弄虚作假。

  仲坚等人与天宝兄弟俩则是面面相觑。

  没有了利器防身,便如猛兽失去爪牙,倘若遭遇不测,后果可想而知。

  燕赤前后张望,悄声道:“江湖草莽虽为凡俗之辈,却胜在人多,一旦群起暴***乱,势必难以收场。为此,山上的蕲州修士早有提防,先是将众人饿得头晕眼花,再收缴利器,便可肆意摆布。啧啧,真是一条毒计啊!”

  于野却无暇多想,传音道:“边走边说,仲权、仲义等兄弟各留一把短刃……”

  仲权等江湖汉子均带着一长一短两把刀,遂将长刀交给他暗中收起。他则是接过天宝的短刀插在腰间,当作随身利器。各自的动作极为隐秘,顺势跟着人群往前走去。

  到了石梯前。

  仲坚、燕赤与天宝兄弟等人将利器丢在地上,又伸手拍了怕身子,示意没有私藏,相继得以放行。于野如法效仿,随后踏上了登山石梯。

  此处不比盘山石梯的陡峭狭窄,一丈多宽、尺余高的石阶层层往上。朦胧的晨色中就此循阶而行,颇有步步登高凌风而去的错觉。只是众多的江湖汉子饥饿无力,不免举步沉重,气喘吁吁,使得莫测的前景又多了几分艰难。

  仲坚与天宝等一帮兄弟倒是脚步轻松,却不敢张扬,也是佯作吃力的模样。

  燕赤与于野并肩而行,嘴里窃窃私语——

  “此处石梯分为三段,各九百阶……另有上山小径,我已告知仲坚师兄……藏经洞至关重要,洞内物品为重中之重……”

  晨曦初现,天光微明。

  一段石梯到了尽头,眼前呈现一小片树木环绕的山坪。山坪上站着几个仙门弟子,一个个居高临下盯着登山的众人。

  “哎呀,救命——”

  便于此时,忽然有人失足坠下石梯,随行的同伴大声呼喊。

  几个仙门弟子始料不及,急忙跑了过去。

  于野并未停下观望,而是带着十多个江湖壮汉继续往前。当他穿过山坪踏上另一段石梯,与他同行的仲坚、燕赤与天宝兄弟俩已不知所踪。而他好像没有发觉,只管低着头拾阶而上。过了片刻,仲权与仲义从身后追来。

  他回首远眺,恰是红日初升。但见朝霞璀璨,辉耀万里!

  ……

  林间山径上,悄悄冒出四道人影。

  “哈哈,没人看见老子!”

  “闭嘴!”

  “燕赤,老子不喜欢你,趁着此处无人,来比划比划……”

  “天宝兄弟,正事要紧!”

  “嗯,我听仲坚大哥的!”

  正是仲坚、燕赤与天宝兄弟俩,借仲权坠落石梯呼救之际,趁乱避开仙门弟子蹿到此处。却不敢大意,各自从怀里拿出暗藏的道袍换上,又在腰间悬挂令牌,彼此查看没有破绽之后,转身消失在茂盛的山林之中。

  片刻之后,四人相继停下。

  眼前是个山间的草亭,另有两条山径去向幽深。

  “我记得十多年前此处并无草亭?”

  “师兄勿忧,此间我最为熟悉不过。这边通往东山,那边为弟子上山采药的一条捷径,虽陡峭难行,却直达峰顶。”

  “状况紧急,当选捷径!”

  “嗯,事已至此,唯有一搏,而最终成功与否,全凭于兄弟的手段了!”

  “哈,我三弟的手段很不一般……”

  “不劳啰嗦,快走……”

  “站住!”

  便于此时,忽听一声断喝。

  只见左手方向的山径上冒出两个壮汉,皆身着道袍,携带刀剑,显然是仙门招纳的江湖弟子。

  “他娘的……”

  天宝握起拳头便要冲过去,被仲坚一把拦住,转而扬声笑道:“呵呵,我兄弟四人巡山至此,两位师弟有何公干啊?”

  两个壮汉慢慢走了过来,见仲坚、燕赤等人的装扮与同门弟子无异,却一个个鬼鬼祟祟、神色不善,遂举起刀剑叱道:“此地由我二人值守,从未听说有人巡山……”

  “砰——”

  出声之人的话音未落,脸上已挨了仲坚的一记重拳,“喀嚓”脖子折断,直挺挺倒了下去。其同伴惊骇万状,转身便逃,却被燕赤飞起一脚踢中后心,“噗”的口吐鲜血一头砸倒在地。

  天宝见燕赤杀人如此果断凶狠,顿时目瞪口呆,却又不服气的嘀咕道:“老子杀人也厉害……”

  仲坚与燕赤将死尸拖入草丛,捡了一把刀与一把剑递给了天宝兄弟俩,然后摆了摆手,相继隐入山林之中。

  ……

  又穿过了一片山坪。

  踏过最后一段石阶。

  四周豁然空旷起来。

  终于到了山顶,众多的江湖汉子却累得不是东倒西歪,粗喘连连,便是趴在石头上,一个个狼狈不堪。

  于野与仲权、仲义等人驻足观望。

  远处群山苍茫,近处奇峰耸立。正当旭日东升,天地之间自有一番蓬勃气象。

  却见数百丈外的奇峰环抱之中,矗立着一座楼阁。

  三层高的楼阁,黑砖黑瓦,挑角飞檐,造型古朴;檐下有一匾额,隐约可见玄武阁三个金漆大字。楼阁前是块山坪,有着数十丈方圆,聚集着先到一步的各方人士。楼阁所在的山坪东侧倚着山峰石崖,南北两侧悬崖峭壁,西侧的山脊连接着这边的山顶,另有一圈石头栏杆环绕四周。还有一百多个仙门弟子守在各处,担当着知客、巡查与戒备的职责……

  “各方这边请——”

  于野跟随众人往前走去。

  长长的登山石梯上,仍有两三百人在奋力攀爬,一道道人影延亘不绝,彷如蝼蚁般的渺小、茫然、且执着。

  山脊仅有数丈宽,两侧陡峭的山石直落百丈、深不见底。

  众多的江湖汉子早已是疲惫不堪,又饥饿无力,各自满头虚汗,腿脚哆嗦,一步一挪,唯恐不慎而酿成失足之恨。

  于野拉低斗笠,抱着膀子,不慌不忙的踱步往前。

  仲权、仲义等人紧随其后,却没谁询问仲坚与燕赤的去向,只将他这个年轻人视为带头大哥,视为同生共死的兄弟!

  片刻之后,玄武阁已在眼前。

  山坪上,备好了饼子与菜汤。

  众人早已饿得两眼放光,扑过去便是一阵狼吞虎咽,即使遭到驱赶,也不忘抢几个饼子揣入怀里。

  于野轻轻点了点头,仲权、仲义等兄弟也冲过去抢食。他本人则是借机打量着四周情形,眼角禁不住微微抽搐。

  山坪四周的石头栏杆,为石柱与绳索连接,却到处散落着石屑,显然是刚刚建成不久。数十根白色的石柱,皆大小粗细一致,并刻着古怪的纹饰。搁在以往,他根本看不明白,此时却坚信无疑,那些古怪的纹饰正是阵法的符文、符图,而且能够清晰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法力。

  此外,十多位炼气修士出现在崖石上、悬崖边、山道旁、人群中,已然封住了玄武阁前后左右的所有退路。而众多的江湖汉子浑不知情,或是抢着饼子、或是你推我搡、或瘫倒在地,一个个形状百出。

  而玄武阁前的台阶上,另有一群人。正是昨晚上山的大泽道门弟子,各自盘膝端坐,神态庄严,依旧卓然不群,倒也颇具几分胆量与气度。

  “吉时将至,请各位在此等候!”

  担任知客的仙门弟子在大声催促着,不断的将众人驱赶至玄武阁前的山坪上。

  于野随着人群踏上山坪的一刹那,心头暗暗一紧。

  往前一步,便将置身于阵法之中。接下来不管成败,无论生死,都是一条不归路……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